妙文屋 > 修真小说 > 从恐怖开始的仙侠 > 第74章躲进被子里
    白色的房间里点着蜡烛,此时已经晚上了八点多到九点钟了,王尘准备冥想,恢复自身气血。

    这些天,王尘天天药汤,配合着冥想才恢复的这般快,不然不到十天半月,自己也无法下床。

    王尘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作息,以前读书在大城市,见惯了个个都是玩到深夜才会睡觉,而且生活节奏也快,让人感觉生活压力特别大。

    关键是,那种作息时间,是在慢慢耗损津液跟阳气,只是年轻,身体底子好,所以感觉不出来,等年纪大了一些,便慢慢呈现出来。

    王尘刚想吹蜡烛,准备进入冥想修行的时候,这时候李若诗来敲了敲门,问王尘有没有休息,可不可以进来。

    王尘想着,师姐这么晚了,过来找自己是不是有什么事,打开门让李若诗进来。

    “师姐,这么晚了,你来找我,是否有什么事要跟我说?”王尘一脸好奇的问道:

    李若诗拿出了一个药瓶,放在桌子上:“前面的药已经用完了,这是我给你弄来的新药,今天你还没有涂药的吧!”

    “倒也没有,师姐你放在那里,等下我自己涂便是。”王尘点了点头。

    “等下谁知道你涂不涂药,这又不是没发生了过。前天,你就是没有涂药。你伤口还没有全部愈合,必须每天都要涂点药,那样你的伤口才能恢复的快。”李若诗训道。

    “我自己涂不行,那要不师姐你帮我涂得了。”王尘索性的说道。

    “啊,我。”李若诗拿药的手顿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旋即脸色有些羞红,声音小了起来。

    “有什么不可,当时我还给你上药了呢。”王尘不由看了看李若诗,李若诗脸色羞红。

    此时此刻,李若诗心中极为纠结,想着到底给不给这‘坏’家伙涂药。

    “师姐,你要是不愿意,你把药放在那里,我自己来就行了。”王尘激将法的说道。

    “有什么不愿意的,不就是涂个药嘛!还还难得倒本姑娘不成。”李若诗直接拿着药瓶直接走了过来,眼睛瞪了一下王尘,不过还是轻声细语的道:“把衣服脱了。”

    毕竟她还没有见过男人的身体,想想脸色更加羞红。

    王尘没想到师姐还真的要给他抹药,问道:“师姐,你真要给我抹药?”

    “把衣服脱了。”李若诗面若冷霜的说道。

    “哦。”王尘解扣子,接下衣服,瞬息之间,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

    不是那种病态的肌肉,王尘身上的那种线型美,淋淋尽致的展现了一个男人完美的身躯。

    虽然背上有伤口,但却不影响整个魅力的呈现。

    站在那里的李若诗只觉心脏扑通扑通的像个小驴一样,顿时失神了,只觉十八九岁身体,血液开始沸腾,她的身体越发的热,吐出的气息都带着一股沸腾。

    失神之间,李若诗不由自主想伸出手试着去摸摸,可是立马意识到自己的行为,顿时手停在了半空。

    王尘见李若诗没动静,转身回头过来,不想身子刚好接触李若诗的玉手,李若诗的手接触王尘那强健的身体,仿佛身体像触电一样,急忙抽手回来。

    王尘转头过来,说道:“师姐,你在想什么呀?这么久也没涂上。”

    李若诗心下思绪也是复杂,不过立刻意识到,要是让王尘知道,刚才见到他那强健的肌肉,心血来潮,想去摸他,那她这个师姐的形象完全没有了。

    瞪了王尘一眼,气急败坏的说道:“我这不是在看看你的伤口嘛,看看有没有发炎,急冲冲的干嘛。”

    “哦。”王尘也是一脸无辜,我招谁惹谁了,师姐也跟吃了火药一样,王尘感觉莫名奇妙。

    其实这本来就是莫名其妙的脾气,所以说女人的心,海底针。

    王尘也不多说话,想着自己很快便能回门派,只等到了门派内自己便开始闭关,修炼紫源真息,赶紧化解了体内的毒性,免得夜长梦多。

    香炉中有丝丝白烟升起,房间里只剩下李若诗给王尘上药的声音,并且李若诗不时的嘱咐几句,无非就是以后要多主意自己的安全。

    王尘突然感觉师姐,怎么变得这么喜欢说啰嗦了的话了,以前不是很清冷的吗?

    王尘心下叮咚着,难道女人天生就唠叨,女神也不例外?

    不过想想,王尘心里美滋滋的,有这么一个冰雪聪明,天生丽质的女人,时刻关心着自己,夫复何求。

    不过细细想来,王尘想起了师娘宁碧云跟他坦诚布公聊了一次,那还真的是把所有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了,觉得自己行事沉稳,有牢靠,同时也为了避免不必要得麻烦。

    不然,这种事情,她跟自己挑明了,就应该跟师姐也挑明,免得让李若诗不明不白,不知不觉闹了笑话。

    背部的药已经上完,接着便是胸口的药了。

    李若诗让王尘把胸口挺起来,脸转到一边去,不过王尘见到李若诗满脸羞红,心中不免有些欣喜,能让这个冷若冰霜的师姐羞涩,还真是人生一件乐事。

    不过,王尘也不点破。

    李若诗见到王尘腹部的八块肌肉,强健的胸肌,她心脏跳的擂鼓一样,更是在发火。

    难道就这就是男生的身体结构?李若诗心中狐疑。

    因为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男生的身体是怎么样的,有时候她还以为男生的身体跟她一样。

    李若诗脸色火辣辣的,感觉自己就像在火中煎熬,李若诗不由的的偷瞄一下王尘,看看王尘有没有发现她现在的样子。

    王尘心里也是想偷偷看看李若诗,当初王尘见到李若诗的时候,她就像是一束生命之光,照进他有限的生命里,温暖了他的一切,给他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

    这种感觉如万物苏醒的春天,如晴空万里蝉鸣的夏季。

    王尘觉得他一定要保护好,这个给他带来生命之光的女孩子。

    继而,两人的目光如那娇柔温情的溪水,涓涓的交合在一起,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停止了下来,一切寂静,他们被定格在了这一刻。

    心如潮水,汹涌澎湃。

    怦怦直跳,就如那九天的擂鼓一样鼓动,两人彼此间都能够听到对方心脏跳动的声音。

    对,就是那种爱意的脉动。

    两人的目光,柔情似水。

    彼此之间,都感觉出来对对方的那种感情以及爱意。

    心中的感情如潮水一般涌来。

    心潮澎湃,王尘鼓起勇气要向李若诗表白,表明自己的心意。

    “师姐,我我…….。”王尘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来了。

    “嗯。”李若诗的声音如蚊子一般细声,有些意乱情迷的看着王尘,想知道王尘要对她说什么,所谓情到深处自然浓。

    不想,王尘憋了半天也没把那句我喜欢你说出来。

    “我喜……。”王尘刚要说话,便听到了敲门声。

    “师弟,你休息了吗?”李苏的声音旋即传了过来。

    旋即,王尘跟李若诗如方梦初醒,一时之间慌了分寸。

    “嘘。”李若诗做出一个嘘声,左看右看,跟做贼偷情一样,心下想着现在怎么办,该怎办,可是自己真不知道,不由的看向王尘,让王尘想想办法。

    王尘心下真的想去大门口跟这个二师兄,探讨一下人生。

    你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来,搞得自己被捉奸了一样。

    掉到深坑里了,想着:“现在怎么办,现在怎么办,要是二师兄看见,我跟师姐孤男寡女呆在一个房间里,又是这深更半夜,算什么事情。”

    更重要的是,王尘还赤裸着上半身,要是二师兄看见,只怕是会误会什么。

    虽然二师兄,向来知轻重,不会乱说,但还是会给师姐造成一些影响,毕竟师姐是一个有未婚夫的人。

    王尘看了看床上的被子,指了指被子里,道:“躲进去。”

    李若诗也瞪大了眼睛,惊讶道:“啊,这怎么行。”

    “有什么不行,这个房间,还有哪个地方能够躲藏的。”王尘小声说道。

    王尘不是没有想过床榻下,电视偷情向来也是这么用的,可是这床底下不能躲呀。

    李若诗觉得也是,只能嗯了一声,躲进被子里,王尘急忙穿上衣服,躺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