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玄幻小说 > 无限制演绎 > 1569:两个主角的机遇
    “胭脂最好是青云坊的。”闫妄说完,便低头吃饭了。

    很快,大概在一个月后。

    七杀堂派来接人的使者终于赶到了,找到寨主直接了当的问:“人在哪?”

    寨主一边带路,一边随口问:“后山关着呢,怎么了?虽然那小鬼头资质好点,但也不至于如此吧?”

    使者咳嗽着,低声说道:“之前一次任务,损失了一个好苗子,那家伙的师父是堂主的衣钵传人,所以……”

    寨主听罢,恍然大悟,毕竟衣钵弟子要培养起来,真的需要耗费太大心血,这次是为了补偿那堂主的损失,所以这使者才如此急躁的过来准备把闫妄送过去。

    使者语含告诫,淡淡的说道:“希望你说的那个小鬼头,最好能让堂主满意,不然咱们都得倒霉。”

    寨主笑眯眯的回答:“呵呵,那家伙的底子我查过了,说出来绝对出乎你的预料。”

    “怎么?”

    寨主嘿嘿笑道:“那家伙是个乞儿,但是生性谨慎,可惜后来被人嫁祸,这家伙为了早点斩绝后患,竟然先下手为强,弄死了对方全家你敢信?”

    使者拧起了眉毛:“这家伙有点本事,应该不好管教吧?”

    “屁,这种人才最好管教,那群人里,就他最老实。”

    寨主撇撇嘴,嗤之以鼻:“我估摸着这种人吧,因为尝过世间冷暖,早早练就了一双好招子,所以很识时务不会生什么幺蛾子,倒是其他人……”

    使者忽然驻步,面露古怪的看向不远处的一幕:“你说的那家伙,不会就是他吧?”

    “没错,就是他。”寨主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了然点头道:“别说你感觉诧异,我到现在都有点纳闷呢。”

    “各位姐姐们,我该走了。”闫妄感受到被注视的目光,抬头看了眼二人,对身旁这些苦命女子说道。

    顺着闫妄的目光看去,这些被抢来的女子表情都不免有些变化,但不约而同的都默默离开了这里。

    使者踱步而来,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你叫什么?”

    “闫妄,门三闫,亡女妄。”闫妄平静的回答他。

    “吃下它,你可以跟我离开。”使者注视了他好一会儿,翻手取出一枚红色的丹药。

    闫妄一如寨主所言那么听话,直接吞下了丹药:“好。”

    “你不怕这是毒药?”使者有些纳闷。

    闫妄翻了个白眼:“怕有用吗?”

    使者嘴角一抽,被呛的不轻,毕竟以往面对的都是誓死不从,各种逆反桀骜的家伙,突然碰见闫妄这么个奇葩,他反倒有点招架不住的感觉。

    半晌,他甩袖转身:“此乃尸虫蚀心丹,三月一解,否则虫子会从沉眠中苏醒,啃食掉你的心脏肺腑。”

    “哦,我知道了。”闫妄老实的站起来跟在后面。

    几个时辰后,被强喂下毒药,硬塞到铁笼马车的一众少女少年,在使者的命令下迅速启程。

    ——

    六个月后。

    小屋。

    闫妄如往常一样吃着饭,感受着经络中缓缓运转的内力,调出了技能树看了眼,超凡专精封印又解开了些,到【驾轻就熟】的层次了。

    旁边一少年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故意提高声线:“哼,溜须拍马,到最后不还是跟我等一样?”

    “起码,我没挨过鞭子。”闫妄瞥了他一眼,心里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呵~tui!!”少年不屑的啐了口唾沫,好巧不巧的落在闫妄脚边。

    “舔干净。”闫妄淡淡的说。

    “呵呵,呸~”

    砰!

    咔嚓……

    筷子穿过他的手背,透过桌板。

    殷红的鲜血瞬间溅出,在桌上汇聚成一片水泊。

    闫妄把玩着筷子,笑吟吟的盯着他:“舔干净。”

    此人倒颇有骨气,纵然额头满是汗珠,依旧瞪着眼睛恨声道:“休想,等教习过来,我就不信你能无事。”

    闫妄悠然把另一根筷子插入他手背:“没错,教习过来后发现这一幕,我或许会挨鞭子。不过以后我会把这些,翻十倍还给你。

    你也知道习武之人会留下隐疾的,一旦暗伤太多不免会影响修炼进度,而一旦你的利用价值不再了,那就说明……你死定了。”

    果然,闫妄这一句话彻底算是戳中了他心里恐惧的一点,他瞪大眼睛怨毒的盯着闫妄,脸上却流露出了淡淡的惊惧。

    啪!

    闫妄自然不会惯着他,甩手便是一巴掌,连带打掉了他几颗牙:“为什么这么看着我?觉得委屈?那你为何一开始要犯贱呢?”

    “教习来了。”闫妄看了眼窗口,笑吟吟的松开手重新拿了双筷子吃起饭来。

    果然,他话音刚落一个佩刀劲装女子大步走来,她进屋一眼便扫到桌上的鲜血,继而目光落在那个挑衅闫妄的家伙身上。

    “怎么回事?”她如是问道。

    “不知道呢。”闫妄闻言,抬头看了眼,耸耸肩无辜的说道,复而似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忽然惊叹:“咦,教习你好像又瘦了。”

    “诶?真的?”

    女子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身材,继而目光与闫妄‘天真无邪’‘清澈真诚’的眼神交错,心情不禁好了几分。

    闫妄趁机放下饭碗,冲她伸出手笑道:“对了,教习,我把你前段时间给我的功法练成了。”

    “真的,我看看。”教习经过闫妄多重糖衣炮弹打击,直接把刚刚的事儿抛之脑后,拉着他走出了屋子。

    他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

    时光荏苒。

    一年后。

    闫妄度过了在这个世界的十六岁生日,且从青铜杀手,晋级到了白银杀手。

    血炼堂堂主,也就是闫妄的师父递给他一个纸条:“这是你成为黄金杀手的考核任务,务必完成。”

    “哦。”

    闫妄点点头,接过纸条看了眼,不做停留的离开了这里。他现在超凡专精,已经解锁到了【出类拔萃】,等成了黄金杀手,就能申请进入魑魅宫了。

    对于魑魅宫的存在,七杀堂并未有太多隐瞒,因为毒药无解,如果想要彻底驱除只能以武入道,彻底洗髓锻体才可以,而唯一的晋升途径就是这个。

    “啧,这个任务有意思了。”闫妄想着任务的目标,嘴角泛起一抹笑意。因为他发现这个目标,跟以后的剧情有关联。

    不难看出,系统真的很牛比。

    他完全没有按照剧本走,就这样系统还能拉回到主线上,真的吊。

    或许是因为他提前到来的缘故,闫妄触发的任务都是比较琐碎些的,奖励同样也是很稀少,相当于DNF的蚊子腿活动。

    (史派克你MMP,沙雕策划)

    一共加起来,才得到了20*技能点,加上他之前剩下的,闫妄一共攒了60*技能点没有动。

    同样在没有看到什么眼前一亮的技能,闫妄的奖励点依旧在375没有动弹,他如今缺少一门身法。

    【盘龙游身决】虽然强,但过于刚猛了些,随着超凡专精的提升,闫妄已经逐渐从硬刚偏向灵活性。

    “海家,海家,不知道跟海大富有什么关系。”闫妄回到住处,随手把纸条丢在桌上,嘴里咕哝着乱七八糟的话。

    卧在床上胖了一大圈的大白,看了他一眼,慵懒的打了个哈切,纵身一跃跳到桌上,扒拉着纸条瞅了瞅。

    闫妄对它的动作见怪不怪,这么长时间他早就习惯了,如果不是这厮喵喵叫,他总会把大白当成人。

    “难不成这只猫就是我的金手指?”

    闫妄面露古怪的挠了挠下巴,因为关于这只猫就连剧本大纲都鲜有提及,但有一点却足以肯定,大白是从头陪伴闫妄到结局的。

    许多时候,还都靠这只猫化险为夷,逢凶化吉。

    翌日。

    “走了大白。”闫妄穿好衣服,朝大白喊了一声,提着剑走出了房间。这次任务的路程不算远,大概五六天就到了。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刺杀的目标一个国家的京城内,一个国家的中心,如果全盛时期倒无所谓,直接强势碾压即可,但现在……就有点难度了。

    咔嚓~

    枯叶被踩碎,发出清脆的哀鸣。

    闫妄如行走江湖的少年人一样,慢慢悠悠的跟着人群进了城,眼看夕阳西下,他寻了一较为临近目的地的客栈落脚。

    “大白去那府邸走一趟吧。”闫妄随口说道。

    “喵呜~”大白扯着嗓子嗷嗷叫唤,很明显不想过去,但口嫌体正直,它还是跳出了窗子。

    ——

    “终于从他么的深山熬出头了。”一身穿兽皮,满脸沧桑的少年在不久之后,提着包裹入了京城。

    没错,就是刘秀。

    他傍上了祭司,费尽心机的成了下一任祭司,然后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培养,被老祭司准许出山历练。

    不过比起闫妄的狠辣,他就差得远了。因此导致他的实力还被封印,仅仅解锁了最低级的阶段。

    武者跟修真者,到底是有区别的,具体之前已经说过。

    最低级的引气入体,就可以达到武者内力外放的地步,区别仅在于修真者的肉身较之于武者弱了些,不过随着境界的加深,这点劣势也会逐渐消失。

    以后再说以后,起码就目前而言……二人硬刚起来,刘秀还真不是闫妄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