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玄幻小说 > 大明都督 > 第1008章 中日海战-屠杀倭寇
    现在毛可喜和他的兄弟们,根本就没有展开一场对没有一点反抗能力敌人屠杀的愧疚之心,以暴制暴,以屠杀对屠杀,现在已经成为了东江镇水师和日本人的作战规矩。

    在海面上跳跃前进的战舰,如利剑插进了敌人的运输船队,那些运输船队除了惊慌失措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组织抵抗的能力。

    毛可喜面目狰狞的对自己身边的传令兵大声下令:“靠近敌人,对敌人所有的船只,进行弩箭火油弹的攻击。”

    这样的军令一下,那个老成持重的参将王一鸣,立刻在心中哀叹一声。火油弹一出,从此以后,中日之间将再无俘虏,中日之间,将成为不死不休的死仇。

    但这个时候,他明智的选择闭上了自己的嘴,因为他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命令一出,全军将士轰然而动,如果自己提出反对意见,下场只有两个,被将士的怒火撕碎,要么被那些将士丢到海里喂鱼。其实下场只有一条,死路一条。

    每一条战船上五台床子弩被快速的拉开弓弦,标枪一样的巨箭瞄准了没有任何防护的敌人运兵舰,当五支利剑蹿进敌人运输舰的队伍的时候,两弦上的火炮毫不留情的发动了连连的射击,将他们面对的运输舰打的木屑纷飞,而且专往吃水下面打,由于太近了,几乎就是百发百中。

    但这不是报复的手段,真正惨无人道的,是那连续发射的床子弩飞过去的火油弹。

    床子弩已经被毛文龙利用动滑轮杠杆等原理,将原本需要半个时辰才能发射的弩箭,射速提高到了只用一刻钟就能再次发射。

    而他那个惨绝人寰,令人发指的焦油参杂了白磷的火油弹,更是让天怒人怨。这些火油弹在试射的时候,让所有参观的将士感觉到毛骨悚然。那已经超过了人的慈悲范围之外,那就是地狱里生出来的鬼火。

    发射了,由于目标近,更由于床子弩射击准确至极,一颗颗火油弹落在了敌人的运输船上破裂,里面的焦油被引信点燃,猛然之间燃起了冲天的大火。这种火焰不是平时的火红,而是妖异的青蓝,

    那些飞溅的火油粘到任何东西上都开始剧烈的燃烧,那些日本人发现,这些火油即便是粘在铁锚上,也燃烧的嘎巴嘎巴的响,就好像地狱的饿鬼在嚼着人的骨头。粘到人的身上,即便你满地打滚也不能扑灭,烧光了肉,竟然还能烧化骨头。

    没办法,一个个浑身哪怕只沾上一点火星的人也只能不顾危险的跳入大海,希望海水能将他们熄灭。

    但他们绝望了,即便跳入海水里,那妖异的蓝色火苗也能在海水里肆意的燃烧。

    防火队员提起一桶一桶的海水浇过去,希望能将这些妖异的火浇灭。但他们却绝望的发现,这些火油根本不怕火,而且他们的灭火方式简直就是助纣为虐,简直就是自杀。火随水走,烧的更旺,转眼就将运输船整个吞没。

    一条又一条的运输船变成了火炬,用桐油浸泡过的船木更加助涨了火势,只是不到半个时辰,一条条运输船带着满船的物资或者将士,就沉入了大海。

    “烧,给我烧,烧光他们。”毛可喜血红着眼睛,疯狂的挥舞着指挥刀,不断的下令。

    随着大火的疯狂,将士们也将那些不忍和愧疚抛在了九霄云外,他们变成了一个个野兽,满胸膛有的只是烧杀的疯狂。

    一个瞭望发来了消息:“敌舰追上来啦。”

    毛可喜见自己打击敌人的目的已经达到,更想起了出发时候干爷爷的谆谆教导,保存实力才是第一。然后看着在自己这只狼欺负下的绵羊,虽然有些不甘,但依旧下令:“打旗语,咱们走。”然后对着燃烧成一片火海的大海,狠狠的说道:“小日本,敢杀我将士,你就要血债血偿,今天我就和你玩儿到这里,但是从此以后,我平南王的名声,将让你闻之丧胆,咱们明日再见。”

    整个舰队纷纷冲出了敌人混乱的团队,木正一男当然穷追不舍,他一定要给这一个可恶的凶手一个教训,一定要歼灭他,否则等待自己的将是一场灾难。

    200多条战舰,鼓满风帆,划船的士兵,也被毛可喜对他们同胞的残忍屠杀彻底的激怒,爆发了人的潜力,将木桨划得飞快,双方的队形就再一次慢慢的接近。

    木正一男也不再威武的坐在甲板上,而是愤怒的站在船首,努力的摇动着手中的令旗,催促手下将战船摇得更快。

    结果就在大军以泰山压顶之势,即将压住逃离的毛可喜舰队的时候,木正一男感觉到自己的战舰猛的一镇,随着一声沉闷的爆炸声,一股冲天的水柱就在战舰前面生腾起来,自己的战舰的船头猛的抬头,木正一男不由自主的往后就倒,但还没等到倒下,船头却猛的又压了下去,木正一男就再次前扑,摔成了一个滚地的葫芦。

    还没等他明白,他的战舰前头突然间四分五裂,无数的将士在措手不及之中,纷纷落海,被巨大的漩涡吞没。

    木正一男眼看着也将落入大海,却被一只大手一把抓住,等残破的战船在次平衡之后,木正一男才看清楚,救了自己一命的,正是那个郑芝龙。

    “不要追击了,因为敌人在咱们追击的道路上,也不知道丢了多少水雷,一旦我们陷入水雷的阵地,我们只有粉身碎骨。”

    木正一男点点头:“大明朝廷的水雷的确威力无比,我们的战舰不过是触碰了一颗就被炸碎,的确是不能再追击了。”恢复了统帅的明智,木正一男在自己的旗舰上发出了停止追击的命令,然后在战舰即将沉没的时候,和郑芝龙坐着小船,上了第2条战舰。

    夕阳已经西下,但大海并没有因此变得黑暗,因为就在海面上,依旧有无数条运输的船只在熊熊燃烧,将海面照得如同白昼。

    木正一男看着惨烈的战场,咬牙切齿的道:“支那人的恶行,我必以百倍惩罚。”

    郑芝龙就咧嘴一笑。这人啊,真的是莫名奇妙,本来这样的恶行是你先做的,而当别人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时候,你却认为别人是恶行。

    好吧,我认同你的愤怒,但你真的能进行惩罚吗?我看够呛,因为郑芝龙从这支舰队的装备上已经看出,这绝对是一支这个时代没有能可以与之比拟的舰队,即便自己的舰队精锐尽出,若不是在数量上占据绝对的优势,不能出其不意的将其包围,自己也绝对不能将他们全歼。

    看来,在这片大海上,自己的海盗横行无忌的日子,似乎是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