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玄幻小说 > 盗墓派 > 仙墓魔沟篇 第四十七章 婴儿冰棺(上)
    发丘指走过去,踩在方井上的青色砖堆上,他脚下的砖堆才停止了震动。

    直到这时候,我注意到了我们大家都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墓道里的积土,前面我们都分析这第一层是四手怪的居民区,那么试想一下,既然是四手怪的居民区,那么这里肯定有它们活动的痕迹,或者有些粪便与脚印什么的,但是什么痕迹都没有。

    我将这个被忽略的发现跟我爷爷他们讲了出来,他们赶紧去看脚下的墓道,发丘指也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肥龙嘶了一口气,摸着后脑勺说道:“哎!你们还真别说,老郭说的真对啊,郭爷爷和发丘指小哥不是说了,这一层可是四手怪的居民区,既然这四手怪可能保持着神智,也有可能是通过繁衍哺育而到了如今,那么我们刚才都跟四手怪打过照面了,这里应该会有四手怪的生活痕迹才对哇。”

    我爷爷点了点头,啧了一声说道:“对头啊,按照那九幅壁画,这里确实应该有四手怪的生活痕迹才合理,不过看样子刚才的四手怪都被圣母蛇占据了尸体,很有可能四手怪的数量在逐渐减少,也许四手怪真的不是特别多。”

    发丘指思索了一下,说道:“你们看这青砖墓室,四面根本没有墓门,被封在了里头,这很可能是四手怪做的。”

    我爷爷眯了眯眼睛,点起了烟袋锅,抽了一口,他思考事情的时候,是有抽烟袋锅的习惯的,我爷爷吐了个烟圈,咂了咂嘴,说道:“啧,现在这事很奇怪啊。”他看了看发丘指说道:“按照你的意思,是说……这墓里头,不太平也不太和谐,这四手怪也遭到了圣母蛇的攻击。”

    我爷爷这话说的很隐晦,但是我还是听明白了,发丘指的意思是说,这圣母蛇可能是四手怪的天敌,它们在墓里很可能是敌对的两个势力,毕竟四手怪和圣母蛇都是有着智力这种东西的,它们要么是互相残杀捕食,要么就是在争地盘。

    发丘指点了点头。

    突然,我想起来一个事情,那就是上次我们被四手怪转移到黑狗岗子的外头之前,我们看到了那些密密麻麻的脚印,既然我们是被四手怪送出去的,也就排除了幻觉的可能性,那么那些脚印就都是真实存在的。

    我看了看发丘指、我爷爷、还有肥龙,眼珠子一转,说道:“你们还记得俺们被四手怪送到外头之前,看到的那些脚印吗?”

    肥龙一脸的不知所获,说道:“当然记得,怎么了?”

    我呵呵一笑,说道:“怎么了,咱们被四手怪传送出去,就说明那些脚印很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

    肥龙好像是明白了什么,指着发丘指脚下的方井,抢到话头说道:“你是说……”

    他刚要说出口,我打断了他,说道:“没错!”

    “如果圣母蛇和四手怪真的是敌对的,从现在的线索来推断,那些脚印很有可能是下面的女尸留下的,看样子这第一层应该是被圣母蛇给占据了,但是这青砖墓室是被封起来的,肯定也是四手怪所为,要是这样的结果,那这第一层的水就很深了,有可能这里四手怪和圣母蛇是同时存在着的。”

    我爷爷哈哈一笑,点点头,说道:“娃子呀,从小爷爷最喜欢你的地方是什么,知道不?”

    我抓了抓头发,心里直发虚,嘿嘿一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笑,说道:“爷爷,俺知道您又要骂我假聪明了。”

    我爷爷没说话,发丘指看了看我,说道:“你分析的很正确。”

    我爷爷捋了捋胡须,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嗯,没错,你小子比俺们都先想了一步,很好,也省去很多的时间,看来俺们在这一层,倒是不见得会看到很多的四手怪了,这意味着安全了许多。”

    他看了看发丘指,说道:“小哥,咱们去找猃狁女王的孩子吧,那婴儿也是在第二层,不过和猃狁女王的墓室是分隔的,婴儿墓室才是通向第三层的必经之路,第三层东西很多哇,俺觉得那青皮祭祀蛇和两头乌的老窝,都应该在那里,当然还有帛图上记载的黄金城。”

    “黄金城?”肥龙疑问道。

    转而又问发丘指说道:“哎,我说小哥,那黄金城在你手里的帛图上是怎么记载的,难道那黄金城是黄金建造的吗?”

    发丘指沉默了好一会,说道:“是的,在春秋战国以前的时候,人们是非常器重青铜的,当时的黄金只是做装饰的料子,俗称‘金衣’,很多贵重的青铜器外面都是要包一层黄金的,现在来看黄金很值钱,但是在当时拿来盖一座小城池,是不值得大惊小怪的。”

    肥龙脸上颓丧的神色一下子消失不见了,一跺脚,高兴地说道:“我地娘,发财了,乱世黄金啊,这年月不存点黄金,过日子都打紧,咱们这次一定要拿几块金砖出去,变卖钱财去美国,我在北平的时候,就看到很多的富商老板都携家老小的奔赴美国,说那里发展的很好,还没有什么战争,去那躲避个几年风头,等中国打完仗了,再回来,我看咱们就学学他们就很好,而且他们还说美国的小妞棒极了,大长腿外加小蛮腰,皮肤别提多白了,比咱们中国的小脚大姑娘耐看多了……”

    我看他还要讲下去,上去就踢了他一脚,骂道:“亏你说的出口,闭嘴!”

    自从我揍过他,他就对我发怵,一缩脖儿不敢说话了。

    发丘指立刻拦住我,说道:“小点声,听。”

    我们现在处在一条墓道的中央,他的头向着左边的方向倾了倾,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动静,我知道他的听力比我们的都要好。紧接着,我也好像听到了什么怪异的叫声,是一种沙哑的呀呀声。

    没过一会儿,一只浑身绿色的四手怪,来到了我们的不远处,看着皮肤褶皱很深,应该是个年老的四手怪了。

    我吓得一激灵,端起步枪要开枪,发丘指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枪杆子,说道:“别开枪。”

    心说有你在,我也不怕什么。此时我是近距离的看四手怪,它的身体结构也一目了然,先前看四手怪的时候,都是在高度的紧张状态下,是很难去注意它的身体建构的。

    现在来看,确实又有着两个人脑袋,四条粗壮的手臂,很长,乍一看去像极了蜘蛛,第一次见到四手怪的时候,我就在想,屁股上长了个脑袋,从哪拉屎呢?

    不过我现在看清楚了,它的还有排泄器官都跑到了肚子的下方,我一看这只四手怪的肚子,就断定这是一个公的。

    我正要观察其它的地方,那四手怪向后一退,向着左边的墓道逃跑了。

    发丘指跳下青砖堆,说道:“追上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