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玄幻小说 > 盗墓派 > 仙墓魔沟篇 第五十九章 青皮祭祀蛇
    肥龙擦了擦鼻头,问发丘指道:“我说小哥,现在该怎么走,看风头我们是要往左边走吧,要不要过去桥的那头走?”

    发丘指啧了一声,听了听下头的动静,小声说道:“小声说话,最好不要说话,下头的河里有东西,现在飞出去的神草灯虫已经打草惊蛇了,不要再说话。”

    打草惊蛇?这四个字倒是提醒了我,难道地下黄河里有青皮祭祀蛇吗?青皮祭祀蛇是生活在水里的吗?蛇确实是会水的,而且发丘指在大青铜门左边的墓道里是见过青皮祭祀蛇的,难道左边的那条墓道就是通向这里的吗?

    我惊喜于自己的聪慧,我脱口而出地说道:“这东西是青皮祭祀蛇吧!”

    发丘指赶紧过来捂住我的嘴,眼睛一瞪,看样子想对我动手教训我,但是他又看了看我爷爷,低声道:“天杀的。”一下子又把我放开了。

    我爷爷扯了扯我的衣角,摇了摇头,那意思是不要再说话了,看着发丘指的背影,想想他刚才骂人的样子像个大姑娘,我就有些想发笑,但还是忍住了。

    发丘指摆了摆手,叫我们跟在他的后面,他没有领着我们走青铜桥,而是贴着陡峭的岩壁,走着那凸出来的小道,小道的宽度不超过一米,要是不紧贴着岩壁,很有可能随时脚下一滑或者踩空,失足掉下去,这小道上灰白色的沉积物更厚,由于密度很大,所以要比刚才的路子滑上许多,增加了危险的程度。

    一上了这条小路,紧张感猛然增强,心头嘭嘭直跳,额头的冷汗贴着脸顺着脖子就往衣服里淌,从小到大哪干过这种刺激的事情,一下子就对时间这种东西没什么感觉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看我后边的胖子腿都开始发抖了,前边的爷爷和发丘指倒是显得出很稳健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看了肥龙颤抖的双腿之后,我的腿也居然开始哆哆嗦嗦地颤抖起来,心说该不是被这孙子给传染了。

    我扭过头去,想想既然不能够发出声音,索性我就开始对着肥龙做起了口形,打起了哑语,我指着他的腿,用嘴形告诉他,别他娘的抖了,老子都被你给传染了,控制一下,再瞎晃悠咱俩非得掉下去喂蛇不可。

    肥龙也是出了不少汗,他看不懂我在说什么,就着急了起来,就过来要趴着我的耳朵说话,我推了推他,摇了摇头,那意思是说别说了。

    他眉头一皱,脖子一伸,耳朵一支棱,因为前方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用手戳了戳我,那意思是让我快点走,他也看看,由于他这一激动,他的腿反而抖得更厉害了,我的腿也居然跟着他的节奏抖了起来,我脑门子直冒汗,心说这家伙故意的吧。

    三抖两抖,我脚下一个不注意,瞬间就掉了下去,就在这一刹那肥龙一咬牙掐住了我的脖子,掐的我直翻白眼,我用手指了指上头,那意思是快把我拉上去,突然间又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肩头,我抬头一看是我爷爷,这时候脚底下的地下河黑漆漆一片,偶然间会翻腾起一个哗啦啦的浪头,回音就传了上来,显得震人心魄。

    肥龙和我爷爷一用力,我被拉了上来,我摸了摸脖子,被肥龙掐的不轻,心说这家伙就是我家的克星,早晚栽在他手里头,现在把他推下去不就省事了,但是我怕推他不动再害了自己,就没跟他计较。

    一上来我像是捡了一条命,这回长心眼儿不再回头看他,跟着我爷爷往前走。

    走着走着我的心开始平静了下来,也逐渐适应了走在这峭壁上的节奏,为了转移注意力,我时不时地去看青铜桥,这一看才发现这青铜桥和现在为代表的赵州桥是不一样的,青铜桥的弧度非常的小,而且造型非常的怪异,说不出那像什么,只是潜意识里觉得那像极了一个舌头的造型,总体看来显得很扁,而且桥的两边什么都没有,跟现在的桥完全不是一个体系,至于雕刻倒也没什么,只是有很多弯曲的细线,要是不仔细看,会以为那是四手怪在上面走而留下的划痕。

    我往桥下观察时,才知道为什么发丘指不让我们在桥上走了,因为桥的地下垂下去很多密密麻麻的青铜链条,这链条很细,有小拇指那么细,心想要是我们走上去,桥身发生了震动,都会顺着那些青铜链条传下去,这样一来,反而会打扰了下面的青皮祭祀蛇。

    看来发丘指有了帛图什么都知道,我心里突然觉得有些靠谱了。又走了一会儿,青铜桥不见了,反之两边涧崖的宽度逐渐拉小了,对面的情况也开始看的清楚了,发现对面全是如马蜂窝一样的溶洞,估计四手怪就是从这些溶洞出去捕食,外面很有可能是山林或者是原始森林,其实梧桐花方圆百里的山林年龄都是特别老的,物种也特别的多,冬天一到,棒打狍子这种事真的能碰的见。

    发丘指在前头打了个手势,我爷爷过来给了我个眼神,我心领神会,我爷爷那意思是说,马上要走下坡路了,叫我小心脚下。

    果然没走几步,这条凸出来的小路开始骤然变窄,而且坡度也开始向下的陡了起来,我学着我爷爷的样子,用手抠住岩壁上的凸起,慢慢地往前走,我能够听得见肥龙呼呼喘气的声音,可见他是要比我不容易的,毕竟他的体型在那。

    就在这时,我头上本来看不到顶的岩石,现在也露了出来,可以断定要走到头了,这里的空间逐渐变得越来越狭窄,不多时,深深的涧沟也开始变的越来越窄,直到小路也开始宽绰了起来,再最后我能伸手摸到了对面的岩壁了。

    后面的肥龙小声嘀咕道:“可算到头了。”

    我回头看了看,摇了摇头,心说你命真大啊,就在我回过头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爷爷和发丘指居然全部不见了,彻底消失了!

    我的前面已经是尽头了,我都能摸到前面黑色且冰凉的岩壁!人去哪了?怎么会突然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