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玄幻小说 > 星光灿灿日月悬中 > 第七十九章 与天帝和好
    不知过了多久,离珠感觉自己快要死了,身体要裂开一般,又听到有人急切的唤她,可她连眼都睁不开,这时,忽然感到一股强大精纯的灵力进入自身,帮她引导自身灵力归入正途,只觉十分舒服。

    等她醒来,看到天帝一动不动的抱住她,也不知维持这个姿势多久了,见她醒了便问:“你醒了?”离珠不答,亦不起身,只敢紧抱着他不松手,生怕他跑了似的,也不知自己是找到了颜玉,还是找回了天帝,只愿他一直这样抱着。离珠想,我前生欠你太多,还不清不算完,你今日又来向我讨债吗?好,太好了,我还你,加倍还你!离珠下定决心,绝不会让他再跑了,绝不会再放手了,也绝不会再离开他了。

    只听天帝心疼的说:“为何这般强行修炼,所谓欲速则不达,这般冒进,只会走火入魔,此次甚是凶险,若是我晚来一步,你便无救了!”离珠说:“嗯。”便又抱紧了天帝。天帝摸着她的头发,又亲亲她,亦任由她靠着自己。离珠说:“你怎么会来?”天帝说:“今日正在灵霄殿批阅奏章,忽然心烦意乱,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便下界来看你,才救了你性命,你当真命大!”离珠流泪,慢慢说:“何必管我,让我死了算了,这样不正好遂了你的心愿吗?”天帝说:“又在胡说什么,我怎会想你死?”离珠说:“不错,你心地善良,就算是一只小兽,你也不会看它死在你面前!”天帝叹了口气,又亲亲她,说:“何必说这些话气我?”离珠想到,自己并非晓蓂,天帝爱她本就不多,求他还求不来,怎可这般胡为,屡次让天帝走,而且还说永不相见?只怕自己连向他使性的资格也没有,天帝一怒,岂非后果严重?他会不会喜欢上旁人?此次甚是惊险,还好天帝还在等着自己。又想:就算他还喜欢晓蓂又如何?难道我还能掌控他的心吗?那已经是从前的事了,他们之间再无可能,我何必计较?又想:天帝太可怜了,他身上重担如山,哪有那么多精力顾我,我何必再让他烦心!

    离珠流泪说:陛下,我错了,我不该任性胡为,不该不见陛下,不该次次使性让陛下走,我不过是个灵力低微的凡人,有什么资格让陛下垂爱,甚是不知进退。”天帝长出一口气,说:“你不要这样说,错的是我,是我。”离珠说:“我喜欢的是你,陛下,我喜欢的只有你,我喜欢你喜欢得快要发疯了,哪怕你每日来看我一眼,我便满足了,我不要再与你分开,我求你不要再不理我了!”便大哭。天帝忙抱着她,说:“好,我答应你,从今以后,无论发生何事,再不会不理你了,你相信我,好不好?”离珠哽咽说:“嗯。”

    天帝说:“我也喜欢你。”离珠小心问:“陛下,你是对我说吗?”天帝说:“嗯!”离珠还不确定,又问一遍,说:“陛下,你喜欢的是离珠吗?”天帝叹息说:“我喜欢离珠。”离珠便又想哭,说:“那我们的婚约,可还算数?”天帝说:“算数。”离珠便抱着他哽咽的说:“那你以后,可是不会再后悔了?”天帝说:“不会。”拿出她送的甚丑的荷包说:“你看,我日日挂在身上。”离珠忍不住笑说:“陛下,快弃了吧,我现在绣艺大成,你若想要荷包,改日我便再绣十个八个极好的送你。”天帝说:“这是你送我的第一件礼物,是你的心意,既便日后你又送我十个八个,这件也弃不得。”天帝叹了口气,拿出之前她退回的龙珠和东海灵珠又赠于她,说:“以后无论发生何事,都不准你再退还。”离珠失而复得,惊喜可想而知。而天帝,这次是真心赠于离珠,而非赠于晓蓂,意义重大。

    这么多年,天帝送自己无数礼物,而自己只送天帝个这么丑的荷包,天帝还视若珍宝。离珠感动无比,知道天帝对自己亦是真心的,便大胆的吻了一下天帝的唇,只觉得慌得心都要掉了,这么多年早就想吻天帝了,今日终于如愿以偿。天帝笑笑,竟没说要罚她。离珠便又流泪抱着他,离珠觉得特别安心,仿佛又回到从前刚见到他之时,他们之间没发生这么多事,好开心的时光,不知不觉睡着了,做了很多好开心的梦。

    早上醒来,离珠觉得自己身体好多了,却不见天帝在身边,便猛然惊醒,鞋也不顾得穿,叫他:“陛下,陛下。”推门出走,却不见人影,难道昨夜是自己在做梦吗?天帝并没有来?便又坐到地上,只觉灵力翻涌又控制不住了,这时天帝出现,忙用灵力帮她疗伤,离珠才好了,说:“陛下,你方才去了哪里?”天帝说:“我看你未醒,便四处看看。”离珠说:“我以为昨日都是做梦。”天帝说:“不是做梦。”便抱起她放到床上坐好。天帝说:“现在觉得怎么样?”离珠说:“好多了。”

    与天帝和好,又亲耳听到天帝表白,离珠心情大好,食欲大增,兴趣大长,日日刺绣,要给天帝绣十个八个极好的荷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