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科幻小说 > 领主大人,肉跑了! > 0002章 谁,动了我的肉
    随着无数大声的咒骂和惨呼,两边居然就这么打了起来。

    也有人高高跃起,飞向楼梯,但还没碰到唐笙就被其他人给生生拽了下来。

    唐笙不回头。

    末世里丰富的逃生经验早就告诉过她:回头也没有用,只能凭白浪费体力。

    她就是不停的向前,争取哪怕万分之一的生存可能。

    不管前程,不理退路,就一个字:跑!

    爬了至少三层楼,她看到不远处一扇大门,外面笼罩着大团大团的耀眼光线。

    对光明的追求是人类深植于基因里的东西,所以她奋力撞开大门。随后的惯性令她踉跄了几步,摔了个嘴啃泥,还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

    没办法,她才苏醒,肌肉力量,反应能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能一口气跑这么远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

    甲板!

    当她好不容易稳住,蓦然发现原来这是一条非常大的船。

    此时她终于到达了甲板,看到了天空,还有大海。可要命的是除了追击她的两拔人,现在还有更多的“人”正顺着缆绳爬上船。

    “有人攻船!”身后,短发女郎率先冲上来,急得跳脚,“快,给我们的人发信号!”

    可是来不及了!

    她身后涌上更多的同类,根本无视她的存在,从她的身上硬生生踩了过去。新上船的人也打了鸡血似的扑过来,目标都是唐笙。

    唐笙完全吓傻了,就算经历过末世的洗礼,那也是乱斗,她从没有陷入过如此疯狂的人海汪洋,目标一致的就是她。

    她何德何能?!

    好在拥挤的争夺者们首先要互殴,胜者才能获得战利品。

    于是混乱中,唐笙不断后退,不时躲避一下飞过来的各种武器,以及残肢,还顺手抓住一根断掉的钢管以自保。

    可渐渐的,包围圈越来越小,已经把她逼到船头的栏杆上。

    “肉肉,肉肉,我来啦!”忽然有一个人越众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过来。

    明明是要吃人,却说得无比猥琐,让唐笙在逃命的百忙之中都差点干呕。

    她挥起钢管,想着大不了同归于尽。

    然,就在此时,忽然有轰鸣声传来,中间夹杂着一声莫名的巨响。

    就在唐笙的眼皮子底下,那个率先扑过来的人身子在空中停顿,随即向后飞起。

    他的额头正中,多了一个乒乓球那么大的黑窟窿。

    至死,他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败的。明明鲜肉就在眼前,他很快就能吃到了!

    有血溅出,滴在唐笙的脸上。

    冷的。

    砰!

    那人落地时,已成尸体。

    其实混战了这么久,大约因为势均力敌,所有的人都只有伤,没有亡。

    更神奇的是,那些伤口都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好像吸血鬼的异能。好在那些断肢并没有长出来,不然这再生功能也太恐怖了。

    所以,叫她肉肉的人,是她苏醒后所看见的,第一个真正死去的人。

    同样是肉眼可见的速度,那新尸居然迅枯萎,变成干尸,最后又化为灰烬。

    整个过程不超过半分钟!

    当海风吹来,连灰烬也转眼就消失了,好像从没有存在过一样。

    这情形惊得唐笙瞪大了双眼。

    而这意外突如其来,也令其他人都愣住了,场面诡异的蓦然静止,好像电影的定格。

    又好像时间停顿了。

    唐笙清楚地看到他们眼中的悲凉,以及对这死亡的异常恐惧。

    “领主大人!领主大人到了!”那短发女郎不知何时已经爬了起来,带着一脸一身的鞋印,对着天空欢呼。

    轰鸣声,正是来自半空。

    一架黑色的直升机好像一只从地狱里飞出来的黑蜻蜓,摇摇晃晃着从海平面升起,凌驾于船头之下。

    它黑得闪亮,偌大的船体就好像要被它吞食的一条小虫。

    更有一条黑色的人影,从那直升机上一跃而下。

    这么高的距离,这么大的风,他却像一道黑色闪电,稳稳落于甲板上,再从容站定。

    他的身材高大挺拔,面容轮廓硬朗,浓密的半长发,墨黑中闪过一缕缕的蓝。

    他的周身散发着一种无形的、超然于众人的气息。

    高傲,却又,克制。

    他的黑色长风衣被吹得向后扬起,仿佛在他宽阔的肩膀上生出了黑色的羽翼。

    暧?好帅啊!

    唐笙凶星未尽,色心又起。

    难不成因为她快死了,所以看到了天使?

    黑色翅膀是堕落天使,可堕落天使也是天使。

    倘或地狱的守护者都是这个样子,谁还会惧怕去死呢?

    唐笙望着男人那看起来寂寞又坚毅的侧脸,觉得他的神情于平静之中带着煞气。

    她从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能把漫不经心和杀气腾腾那么巧妙的融合在一起。震撼人的心灵,让人甘愿匍匐于地,臣服于他。

    “谁,动了我的肉?”在唐笙的注视中,他开口。

    声音浑厚沉稳,像是从胸腔中发出,好听得让人起鸡皮疙瘩。

    哎呀,耳朵怀孕了要!

    但,没有人敢回答他的问话。

    倒是那个短发女郎率先反应过来,恶人先告状,“是他们!”她随手乱指,“第二区和第三区的人跑来我们的船上抢劫!”都穿着便装,也不知她是怎么分辨自己人的。

    “哦?”男人反问,声音轻缓中带着轻蔑,目光扫了过去。

    人群中,立即有一部分,是很大一部分立即纷纷后退。悉悉索索,像退下的虫潮。

    不用问,退的都是敌方的人。

    “既然不请自来,就有回不去的觉悟吧?”男人抬手,不知从哪里就抽出一把刀来。

    唐刀!

    却比唐刀长多了,几乎与他等身。刀刃包钢,耀眼而锋利,看起来就凶残无比。

    可是刚才那是一枪爆头吧,标准的丧尸打法。

    现在又上刀了,怎么冷兵器热兵器轮着来吗?这踏马蹄的,到底是个什么世界?

    灵异?修真?还是科幻?

    总之不正常就对了。

    “撤!撤!快撤!”不知谁喊了一声。

    忽啦啦的,就像热油锅里滚了冷水,无数水滴跳出了锅似的,人群乱嘈嘈地四散奔逃。

    …………糖团子的话…………

    奶书继续求包养,别忘记收藏,每天进来投点票票,顺便点一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