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科幻小说 > 领主大人,肉跑了! > 0082章 当个狐狸不容易
    在新世界,除了残存的“正常”人类,其他人种已经途经变异而进化。

    高阶者。

    中阶者。

    低阶者。

    已经没有了纯粹的丧尸。

    中阶者治于人,相当于服从者,劳动者,基数相当庞大。

    高阶者治人,相当于命令者,主导者。相比之下人数稀少,但实力强大。

    低阶者却像流浪的劣等生物,在这片已经严重生态失衡,环境彻底破坏的大地上游荡,自生自灭。

    从前动植物种类繁多,它们就还算好。

    随着残存人类建起堡垒,动植物大量灭绝,低阶者的数量也大幅下降。

    荒郊野外几乎很难看到影子,只在有人类,高、中阶者聚集的地方才会多些。

    三五成群,行尸走肉般的四处晃,像蟑螂一样无用且被厌恶。

    只有血肉才能让它们变得不一样。

    有时候唐笙觉得它们可怕又可怜。

    她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能让人类变成吧魔鬼,人间成为地狱,而其他的生物却不会被感染,还保持着本真。

    肉体存活了这么多年,几百岁,可完全失去的灵魂和感知这个世界的能力。

    这算是活着吗?

    可“它们”也曾是“他们”,是好多人的父母,儿女,兄弟姐妹,朋友和恋人。

    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如果他们的亲朋还活着,看到这一幕该有多么难过。

    她始终记得当年千辛万苦找到父母,他们却想吃掉她的时候,她痛苦得想要去死。

    那时候死亡反而是一种保护,保护你不要受到精神伤害。

    所以后来她虽然保存着强烈的求生本能,把“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信条贯彻到底,却并不觉得死亡真正可怕。

    也所以,她本来就大的心,变得大到没边了吧。

    就在第一区总部大厦附近,她倒是见过不少低阶丧尸。

    因为大厦有中阶者和高阶者进进出出,有生的气息。

    最重要的是,大厦里有丰富的食物。

    哪怕是算是化工制品的代餐,也有血肉的味道啊。

    有时候腐坏了的进化者食物,或者高阶者随意抛掉的难吃的部分,那些垃圾都会被这些蹲守的低阶者搜罗一空。

    哪怕半袋掺了泥土的代餐,也能让它们你死我活的争夺半天。

    嗯,中阶者倒是不会随意丢弃食物的,因为他们还有学会浪费。

    那可是高级动物才拥有的“本事”。

    所以这时候唐笙用望远镜看到地面上有低阶者丧尸在活动,本来也正常。

    但,她就是觉得有点不寻常。

    而从大厦进进出出的高阶者和中阶者,对这一切熟视无睹。

    他们看似进化,可是情感系统却是荒漠,很难拥有共情心,所以注意不到细节。

    看那些低阶者,虽说是在游荡,却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似乎,有一定的运动轨迹……

    不是所有丧尸都那样,大约有这么两三只与众不同。

    唐笙心中一凛。

    她很想立即再仔细观察观察,可是正好司马乱回来了,她就装成没事人一样。

    “谁给你的?”司马乱看到笼子里的情形时,皱眉。

    “一些友好的高阶者。”她胡乱回答,拼命压抑着,不让心脏砰砰乱跳。

    她发现新情况后有点激动,可眼前这位能听得到她的心跳声,能力堪比千年吸血鬼。

    娘的,跟这样的人相处太累了,就像能被读心似的。

    她还搭配着蹦了几下,伸伸胳膊腿儿,好像刚才在锻炼身体似的。

    这样万一被感觉到血流加快,就有了正当理由。

    “既然把我安排在窗边,就是让我可以透气的。”她接着说,“但我没有你们进化者的好目力,又住在这样的云端,没点辅助工具都看不到景色。别怕,我又不能从这里跳出去。”

    说完,满意地看到司马乱虽然不动声色,额角的青筋却有点爆。

    对,她就是要提起那件尴尬事。

    他发了怒,她再示弱提要求,就很容易被允许。

    就算对进化者,这种高档的僵尸,心理学也是适用的。

    只要,他还是个人,哪怕是变种人。

    于是她紧接着说,“身为低等生物却骚扰领主大人,我有罪,请你宽恕我。”

    她一脸的诚恳和懊悔,还低了头。

    “不会放你出来的。”司马乱果断看穿她的小心思。

    不过那条青筋恢复了平滑,证明气消了。

    “我不敢这样要求。”唐笙继续低姿态,锲而不舍,“反正我跑不掉,不然领主大人不在的时候,让我出来放放风行吗?这个真的太憋屈了。好像我是等着客人点杀的动物。”

    “你不是吗?”司马乱反问。

    “求你了。”唐笙委屈巴巴。

    从前她养小猫小猎,一旦它们露出这样的无辜表情,她就会投降。

    当然,小猫小狗很可爱。

    她是可恨,至少在司马乱心目中是这样吧?

    “求求你了。”她厚着脸皮继续,“再不然,你派个人盯着我呀,对我不太友好的那种。”

    司马乱干脆不理她了,拿了东西就走。

    唐笙不知道自已的行为有没有效果,但她必须努力。

    只要方向对了,哪怕只进了一步,也比站在原地更接近逃走的可能。

    她是什么实力?对方是什么实力?

    第一区总部大厦还是强者的老巢,而她孤身一人。

    她也想扬眉吐气,大杀四方,可那是不现实的。

    现实是如今不能力敌,除了隐忍就只能智取。

    当个狐狸也不容易呀。

    不过当司马乱一走,她立即就趴到窗边去,拿着那个高倍的、无比清晰的、不知什么射线的望远镜向楼下看。

    看着看着,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握着望远镜的手指都要自我拗断了。

    兴奋的。

    同时感觉非常神奇,有很多猜测瞬间涌入脑海。

    那两三个丧尸,看似无目的,歪歪斜斜的乱走,实际上绝对有规律。

    如果一个这样就还算了,可能是巧合。

    可两三个做着同样的动作,还看似不着边际,无论如何就不正常了!

    唐笙在灭世前所学习和研究的专业,不是动物就是植物。

    她不敢说自已是专家,但因为热爱,专业知识还是很足够的。

    所以她很快分辨出,那几个丧尸的行动轨迹是在模仿蜜蜂!

    …………糖团子的话…………

    大家注意到没有,我写低阶者的时候用的是“它”这个字。

    因为我觉得,没有感知和认识能力的,相当于动物吧。

    其实比动物还不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