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科幻小说 > 领主大人,肉跑了! > 0104 谁动它,我动谁!
    “谢谢,要不小猫让你摸一下?”唐笙很感激金真真一直为她说话,所以借着胖虎回报。

    “老娘才不想摸!”金真真却一脸嫌弃,甚至躲避似的向后跳,“如果我要手痒,摸我家处处的肚子就行了。我给我讲,软得很,不信你试试。”

    说着就伸手向旁边,把弟弟拉过来。

    吓得金处处赶紧缩肚子,人也往后连退好几步,小胖脸蛋都红红的的。

    “姐,你不能这样!”

    “我怎么不能?我能得很!”金真真瞪眼。

    唐笙哈哈笑,拍了拍金真真的手臂,很自然地道了声谢,就去找宋昊扬。

    她看出来了,金真真的情商相当高。

    随便几句话,看似混不吝的开玩笑,实际上巧妙的带了节奏。

    让紧绷的气氛得到缓解,还化解了尴尬,让彼此的帮助不那么突兀。

    如果她是宋昊扬,会重用金真真当自已的左右手。

    保持赤子之心,敢说敢断,处理人际关系时技巧圆滑,还能给人留余地……

    这在末世前的社会,要去给人讲社交课的好吗?

    “你不关门,我都没办法表现我这个才进入永夜城的人,都懂得规矩呢。”站在宋昊扬门口,唐笙假装感叹。

    因为,他房间的门是敞开着的。

    难不成还孤男寡女不能共处一室怎么滴?

    唐笙心存恶作剧之意,随手把门关上了。

    宋昊扬眼神闪闪,啼笑皆非。

    这个古人类不好对付,也不好糊弄呢。

    或者,古人类都是这样,而不是历史中记载的那样吗?

    机敏,小小狡猾,看似随和,关键时刻还刚得很。

    软钉子,硬钉子轮着来。

    一句话,一个动作,她相当于又踩了明嫂和燕子一脚,顺带着不想如他的意。

    这是心理学意义上的对抗,看起来小猫事件真是惹毛了她。

    也是,如果不是有特别出色的地方,地球上那么多人,就算丧尸潮暴发的后期,人类人数大幅度,不对,应该说巨幅度下降,但因为基数大,幸存者又何止成千上万?

    选择她参与计划,必定有其过人之处。

    所以,不能轻忽对待她,更不能凡事欺骗。

    宋昊扬暗想着,却不知道唐笙之所以被选中,是因为她的心超级大,凡事想得开。

    还有就是,到死的时候都会坚信善良。

    当然也可能有她专业的缘故……

    “我再度代永夜城的居民向你道歉。”宋昊扬说得很诚恳,“我保证以后再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了。”

    “我还以为你会说,会给我的房间安锁。”唐笙耸耸肩。

    虽然知道不能,但她必须表达。

    “城里的物资匮乏成什么样,你看到了,不能浪费金属在这件事上。”宋昊扬却很认真的回答她,“一把锁可能很小,但基于公平原则,所有房间都要安装。那么,这么多地方的用量加起来就很可观了。”

    唐笙差点说:那地下八层呢?地图上标着警示红杠杠的地方呢?也没锁吗?

    可终究她又不缺心眼,这念头在心里滚了滚,还是滑下了喉咙。

    她才到,不要显得太过好奇。

    否则那好奇就成为急切,更引人怀疑。

    没错,她是后悔来到永夜城,那是因为置胖虎于险地,并非她自已有什么不愿意的。

    若说有,就是失去了司马乱。

    可再想想:领主大人从来也不是她的呀。

    而且,永远不可能!

    她心里很明白,她是没有回头路的。

    但也没什么,因为从末世开始之后一直到现在,其实所有人都没有过回头路。

    “其实我心里想的是……”

    在宋昊扬的示意下,她坐在门边的一把椅子上。

    正巧,跟他面对面。

    “你说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是指再没人闯进我房间,还是再没人祸害我的猫?”她直言不讳,“我房间里没什么,并不怕搜查,想拿什么也尽管拿去。但我的猫是我的命,是我在新人类的地盘里活下来的理由。所以,谁动它,我动谁!”

    宋昊扬定定看着她,沉默了半晌,“这只猫叫什么名字?”

    蓦然,唐笙想起司马乱问她名字时的模样。

    吓得她赶紧从脑海中赶走那一幕。

    “胖虎。”唐笙的神色都变温柔了,“你不觉得它四肢和腹侧的花纹,以及尾巴上的圈圈很像老虎吗?至于说胖字,那是我对它的期望。那证明,它的食物不会短缺。”

    “好名字。”宋昊扬由衷地点头。

    随即又道,“但是我想让你明白,孩子们并没有恶意,可能是表达方式太可怕了。想必你在末世前看到的孩子也是这样的,爱与恨都没轻没重,最后变成伤害,却绝对并非他们本意。他们,不,是我们,已经很久没见过除了人类,不管是新人类,旧人类还是古人类,甚至丧尸之外的动物了。才看到你的猫,胖虎,好奇心战胜了一切。”

    他露出回忆,忠诚和哀叹混合的复杂神色,“一年前我们在出任务的时候,曾经见到两只狗,瘦得只剩下骨架子了。但还没等我们救回它们,一只就因为饥饿而倒毙,另一只呜咽着也很快死掉了。当时我们都很难过,多么珍贵啊,可惜我们都不能保住。金处处心软,当时哭得一塌糊涂。”

    “其实死了的好。”唐笙咬咬牙,心中酸涩,“在这个世道,它们难以求生,死掉就不用忍受苦难了。”

    谁说死亡可怕来着?某种时候,真是一种解脱。

    活着,才更难。

    “难道你活下来,心中没有一点希望吗?”宋昊扬却反问。

    希望啊……

    唐笙向来伶牙俐齿,这时候却无法回答。

    希望是什么?

    她一直,反复对司马乱讲,说那是人类存在的基石。

    可现在若问她,她还真茫然,不知道希望是什么,希望在哪里?

    难不成只是要努力活下去?

    “可是,你就是我们的希望。”宋昊扬见唐笙不说话,补充一句。

    但这句,是重磅炸弹。

    唐笙瞪大眼睛,盯着宋昊扬。

    刚才他话中的一个漏洞,让她重新捕捉到了。

    他说:你在末世前看到……

    这么说,他知道她是一直从末世前存活到现在的?

    “你知道我是谁?”她干脆问。

    “如果不知道……”宋昊扬也干脆,“我不会牺牲掉三十七个人,去救你一个。”

    …………糖团子的话…………

    今天晚了一小时,抱歉。

    因为周末,下雨还凉快,于是睡了懒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