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科幻小说 > 领主大人,肉跑了! > 0116 内奸
    司马乱的眉头微微挑高,唇角挂着冷淡而浅的笑容。

    他比萧瑟还清楚,陈月这矛头指的是谁。

    而且,连证据在哪里,怎么得到的,也瞬间想清楚了。

    这正是他预料的结局,但本应由他自已提出的。

    哪怕别人不知道实情,他也不会隐瞒。

    这是他的愧疚,也是他的骄傲。

    无论是谁,背叛都要付出代价,包括他在内。

    但现在被陈月提出来,相当于在背后捅刀,就让他很不爽。

    不过同时,他又觉得这样很好。

    在离开之前,能再为第一区,为他的手下做些什么。

    “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司马乱慢腾腾地说,“谁-是-内-奸?”

    所有目光,齐唰唰的投向了陈月。

    情不自禁的,陈月的眼睛瞄向了窗子。

    今天的天气阴惨惨的,半空中布满了厚厚的铅云,压得低低的,连一丝阳光也透不过来。

    可此时,陈月却感到好像有无数道强光凝聚在她身上一样。

    她曾经参与过进攻永夜城的战斗。

    穿着世界上最好的防护衣。

    他们相信,哪怕装备着那样的累赘,影响他们速度与力量的发挥,他们杀掉旧人类,仍然会像捻死一只蚂蚁般容易。

    然而她很快感受到过渡不掉的R波电磁线在体内形成一个炽热的光点,随即像个浑身是刺的机械海胆一般迅速膨胀。

    热、刺痛、身体被撑得要裂开了。

    幸好她是队伍最后几个人之一,深入风带不久,感觉到不对,立即撤了出去。

    就算如此,她还是亲眼看到了同伴的“原地爆炸”。

    真的就是范西东所说的人肉烟花。

    回到驻地,她被治疗了很久才恢复。

    期间所经历的那种痛苦,她实在不想也不敢再经历第二回了。

    可现在,似乎那种感觉又来了。

    虽然是精神上的,却更让她难以承受,似乎她只有爆炸一途。

    她太莽撞了,可这是她等了这么久之后惟一的机会呀,她不能放手!

    “是你。”她回过头,咬紧牙关,目视司马乱,“是你啊,我的领主大人。”

    一边说一边艰难的抬起手,指向司马乱。

    普通的动作而已,却在那威压之下,在恐惧和紧张的支配之下,瞬间冷汗淋漓。

    手有千金重。

    进化者,尤其是高阶者有体温自动协调的能力,所以他们不畏寒暑,很少出汗。

    可这时候,一切规律都不存在了。

    伴随着这话音,以及那根指向的手指,全场死寂一片,仿佛全体受到了突如其来的爆击。

    “我勒个去!”愣怔半天,是范西东率先反应过来。

    可他的反应却是忽一下从桌边站起,把椅子都带翻了,而后原地转了个圈。

    倘若附近有柱子,他一定会抱上去。

    太意外了,太惊吓了,他的小心心和小身身都需要安慰。

    “不可能!”也是他率先开口,“阿乱……不对,司马乱怎么可能是内奸?他是第一区的领主,是龙老太爷最信任的人!最完美的进化者!”

    事情过后很久,连他自已都不敢相信,他居然是第一个跳出来维护那个死对头的。

    而且情急之下叫出了小时候的昵称!

    后来他也终于承认,自个儿的脑子还真是有点问题,不然怎么会那样那样……

    “这是很严重的指控了。”萧瑟的眉头皱得死紧,“指控自已人就很严重,何况是自已的领主?陈月,你知不知道,一旦被证实诬告,就是无可恕的罪行?也许你是太紧张种族的情况,有点糊涂了,我可以为你向阿乱求求情……”

    司马乱有点意外的看了萧瑟一眼。

    不知为什么,心头有些暖意。

    从曾经的亲密无间,变成了针锋相对。

    可关键时候,却并没有踩上一脚,甚至还要向上捞他……

    萧瑟是这样,范西东似乎也这样。

    也许这该让他重新审视他们的关系。

    可惜,没有什么机会了。

    “不能接受求情!”杰克忽然插口,显然气愤极了,“她这是背叛,必须处以极刑!”

    “对啊,凭什么说领主大人是内奸。信口雌黄也有个度,我看她是精神有问题,让我给她打几针。”李小山也愤怒。

    紧接着是第一区众人表态,个个义愤填膺。

    背叛在新人类之中,是非常非常非常大的罪名,不可饶恕的那种。

    没有人相信司马乱会背叛第一区,背叛者必然是陈月,虽然大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陷害自家领主。

    这不仅是疯了这么简单,是疯得彻底。

    打几针怎么够用?得把她打成筛子才治得好!

    也有人想得多些,目光投向萧瑟和范西东时就不太友好。

    看第二和第三区的人也充满了敌意,并全身绷紧着,只怕一言不合就要抄家伙。

    别废话,就是干!

    被第二和第三区欺侮到头上来,那可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呀。

    为什么陈月这时候发难,如果没有人撑腰,她敢挑战领主的权威吗?

    一时之间,吵吵嚷嚷。

    再加上第二和第三区的说三道四,第一区也开始有人指责对方,简直场面大乱。

    汪阿姨望着司马乱,又回望李小山,感觉自已身处愤怒的汪洋之中,全身发抖。

    他怕呀。

    怕打针,那个古人类,那块可恶的肉逃就逃吧,为什么伤害他?

    给他打的那个强效镇静剂,让他昏迷了好几天,追踪行动都没参加。

    而且针头深深陷入肌肉的感觉在他脑海里格外清晰,不知为什么,他感觉是被什么咬了。

    现在提起给陈月打针,他这边都产生了应激反应。

    想到这儿,他又下意识地看向司马乱,好像身在洪流中、身不由已的树叶,恨不能贴在那块稳定如山的磐石上。

    那样才有活路!

    却见司马乱打了几个响指。

    一下下的。

    沉着而清脆,震动了每个人的神经,让大家立即安静下来。

    范西东和萧瑟眼神相对,都略叹了口气。

    第一区的人对阿乱真是无比忠诚,绝对信任和服从。

    阿乱的统治力真是没什么好说的,他们自问并做不到。

    除了陈月。

    …………糖团子的话…………

    大家别只关注男女主互动啊,我设置这么精妙的情节,不管是旧人类,还是新人类,都有颠覆性剧情。哎呀,人家很辛苦的,大家也看得开心点嘛。主角的爱情,也是在大环境背景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