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玄幻小说 > 唐末战图 > 第三百零五章 王霸的道路不需要盟友
    “主公,十三司各地分部陆续传来消息,说是包括杨行慜朱全忠在内的各路诸侯纷纷加快了脚步,近期只怕受我军战绩刺激,会有大动作。”收复江东的消息几乎一散布出去,十三司就紧急传讯各地监控各大诸侯的动静,消息一传到金陵,他是第一时间送到了薛洋手中。

    “看起来这杨行慜和朱全忠是受了大刺激啊,两人一头扎进了蔡州,这一次只怕秦宗权是自身难保了,南北夹击,而且两人都是志在必得。”袁袭在旁边凑过来边看边笑道:“这肯定是受刺激了,而且想来不论是戴友归还是敬翔,都不会放弃蔡州,在我平南军强势威慑之下,保不齐两人最后会走向妥协啊!”

    “朱全忠是想急速稳固西面,获得一个可以抵御王重荣的堡垒,和河南府相互依靠,然后抽身去徐州吧?”薛洋笑道:“他那点心思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不过这个杨行慜,怕是拿下蔡州之后要回头了。”

    “颍州附近不是还有陈州等地吗?我淮南道境内还有光州和豪州啊!”袁袭笑道:“说不得戴友归的性子,连泗州也算计在内了,这对于他来说虽然凶险,当也未必不能够得手。而一旦成功,他可真的成了一个庞大的藩镇了。”

    “那随他吧。”薛洋撇了撇嘴,杨行慜要是真来这一手,肯定不会单独行动,东面的徐州注定会成为南北两方诸侯争夺的焦点,四战之地的确是名副其实。只不过在所有人的谋划当中,徐州之主,时溥却被人排除在外了。

    “镇南军难道没有小动作吗?还是真被第一卫给吓唬住了?”袁袭见到情报当中没有江西钟传的动静,顿时忍不住好奇道。

    “钟传派遣使者正在来金陵的路上。”向杰苦笑道:“暂时打探不出来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江西之地乃是我南进方略的第二部,他除非是全面投诚,否则没有其他出路。”袁袭在旁边冷笑道:“擅长借力打力,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那都是笑话,王霸的道路上注定不需要盟友,我们一家足矣。”

    “军师是在说他利用陆审中去对付越州的杜洪是吗?”薛洋在旁边点了点头,袁袭的态度和他一致,如今淮南军已经成了气候,不需要任何的联盟了,只要南进方略一旦实施完毕,大唐天下在自己手中的可能性超过了九成。

    “那应该是钱镠的主意,不过目前不确定两人合谋的下一步是往西还是往南。”向杰在旁边道:“据我所知,钟传是打算往西,进入湖南境内,或者黔中道内部,但是钱镠则力主往岭南而去,毕竟岭南那地方繁华,而且一年三熟,足够养兵。”

    “只怕这里面有钱镠的小心思。”袁袭在一旁无所谓的点了点头,随即道:“钟传是跳不出去了,江西乃是他的命根子,和钱镠如今这个丧家之犬完全不同,他如何肯愿意放弃江西而进入湖南避难?”

    薛洋听着两人的话有些好笑,这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两个人物,如今居然被自己逼得想要寻找退守之地,甚至于钟传从一开始对自己是强势进攻,到如今派遣使者上门,这变化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不过确如袁袭所言,江南一旦被拿下之后,自己掌控的这个势力已经彻底摆脱了掣肘,一飞冲天,周边各路诸侯和自己的差距进一步拉大,甚至于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大。至少在他们还在斤斤计较自己的地盘土地人口的时候,自己这一行人的目光已经转移到了天下大势上面来了,一举一动考虑问题的出发点都是整个大唐天下。

    “主公在想什么?”袁袭见到薛洋良久不说话,顿时好奇的问道。

    “在想帝都长安的唐皇看到这个消息会作何感想。”薛洋面带一丝感慨道:“从明皇之后,历代唐皇心心念念的就是铲除藩镇,恢复大唐实质上的统一,但是诸多贤君良相尽出,也未能如愿。没想到如今却看到了一丝希望。我猜唐皇才是感触最深的那个人吧?”

    “莫不如以郡主的身份给唐皇传讯,试探一下唐皇的反应?”袁袭在旁边笑道:“不过想来唐皇也高兴不到哪去,这不是他的功劳,而是主公的功劳。功高盖主,主公,说不得唐皇会反制我们。”

    “不用了,军师以为,以敬翔的性子,会想不到用唐皇来压制我们吗?”薛洋摇了摇头道:“甚至于还会给唐皇出谋划策,暗中使绊子也说不定呢。”

    “区区一个敬翔而已,他有什么招,袭愿奉陪到底。”袁袭是毫不在意笑道:“只是怕主公为三位大娘子讨的诰命下不来了,这时候唐皇要是知道这个消息,只怕从此以后不会再给主公任何好处。”

    “也罢,先生,开年之后,就筹备我的大婚吧,到时候也正好试探一下天下诸侯的反应。”薛洋点了点头,如今他已经是贵为南平郡王,倒也不用在意唐皇御赐诰命了,所以当即朝着一边的严明点头。他如今大婚是需要按照王侯之礼去操办了,而且时间跨度也非常大,如今是十月份,只怕不到明年夏天,这大婚仪典是办不起来的。

    “也好,如今主公大婚可是关乎整个南平王府和南境万千百姓的大事,绝对不能马虎。”严明当即点头,和袁袭对视一眼之后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意思。薛洋如今虽然才二十二,在天下各路诸侯当中算是最年轻的一位,大部分藩镇节度使甚至比他年纪多一倍还带拐弯,但是子嗣传承可不仅仅是年纪的问题,更是稳定军政民心的一件大事。所以对于严明等人来说,等得薛洋亲自开口,开始筹备,甚至于可以传檄天下,广而告之了。

    “军师,那个王潮陆翊有没有送到金陵来?”这件事落实之后,严明是风风火火的就出去找人商议去了,对于他来说其他的事都已经不是大事了。但是薛洋此时却想起来一件事,转而朝袁袭问道:“我很好奇,这位王刺史既然选择投诚,为何会派船队将刘汉宏送走,而且他的那支船队不是商船队吗?如何能有漂洋过海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