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修真小说 > 运朝之主 > 第17章杀机
    “见过殿下。”李明轩跟赵铭作揖道。

    “嗯。”赵铭走到李家内院中,发现这里气运一片赤红,宛若火烧之云。

    这单纯的赤红气运,是从一些法器上一丝丝一缕缕汇聚起来的。

    在这内院之中,居然就有一些法器,随意的四散摆放着。

    赵铭心中苦笑,不知李家究竟是何意?难道说李家的法器,都多的用不完了?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法器到底弥足珍贵。

    要说那些法器,对赵铭而言,威力的确不怎么样。

    所谓法器,划分天地玄黄四阶,这里都只是最低等级的法器,但数量上,已经是很可观了。

    等赵铭等人都是坐好,李明轩才是继续说道:“殿下,我李家仆从不足,是否可以用法器替代?”

    赵铭眸光闪了闪,并未直接答应或拒绝,而是询问道:“你李家跟曹家同样是大族,况且打造法器需要人手,仆从应该不会少吧?”

    李明轩听到这里,知道赵铭恐怕心里清楚得很,不敢隐瞒什么,只好苦笑道:“仆从的确有一些,但这些仆从,要打造法器,若是折损了,想要弥补起来,并不容易。”

    赵铭沉吟少许,其实李明轩说的话的确在理,不过赵铭还是摇摇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眼下来,再多法器,面对夷民,其实帮助也不大。”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安民军人手不足,需要足够人手,来解决夷民。”

    对付的不过是夷民,那些夷民往往手无寸铁,仅仅凭借凶恶本性,只要人手足够,对付起来并不难。

    至于法器,可有可无,赵铭自然是不能答应的。

    李明轩心中抑郁,本以为赵铭年岁小,容易欺瞒,但赵铭自己知道问题所在,到这一步,李明轩自是不敢抗拒。

    赵铭说服李家,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艰难,到底赵铭身具天家血脉,在这山河还未彻底破碎之前,这一层皮还是很有用处的。

    想到这里,虽然最初预期的杀鸡儆猴,并没有做到,但这种情况,对赵铭来说,一样是很不错的了。

    赵铭没有准备在这李家多呆,等那一半仆从过来,赵铭接下来打算一鼓作气,去见马家。

    只要搞定这三家,那之后应该就不会有多大问题。

    毕竟这三家在邺城之中,地位影响力都很大,其它家族,多半也是看这三家行事。

    而且大晋皇朝此时虽是行将就木,但也不是什么人都有底气抗拒皇威的。

    就在赵铭松懈之际,陡然一抹剑光,宛若寒芒一般快速射来。

    李家仆从之中,隐藏有暗手。

    赵铭来不及分辨什么,就被这一抹剑光击中,随后倒飞出去。

    “快拿下他。”

    李明轩脸色发绿,此时心中极其恐慌。

    若赵铭死在这里,那整个李家,说不得都要跟着一起陪葬,这由不得李明轩不怕。

    那出手对付赵铭的,是一个看起来很是木讷的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子脸上并无表情,将赵铭击飞之后,他并未迟疑,而是继续向赵铭追杀而去。

    李明轩恼怒得很,手中一抹赤光流转,随即拿出一面开山印。

    那开山印浑身透着赤光,宛若火炬一般。

    李明轩随后将开山印重重扔出,向那中年男子砸了过去。

    那中年男子受到这一阻,不敢怠慢,从那开山印上,流转有一股浩荡伟力,让人无法无视,如此一来,中年男子就被李明轩追了上来。

    赵铭躺在地上,随后爬了起来。

    其实赵铭受到的伤势,并不严重,但赵铭心中,却是后怕不已。

    若非赵铭一时间大意了,不然的话,就算遇袭,也不会这般轻易就被打飞出去。

    “还好有青莲。”

    赵铭眸光冰冷,刚才那一击,若没有青莲,赵铭恐怕无法幸免。

    赵铭自玉佩之中拿出长剑,剑光激荡,宛若带起一股气浪,向那中年男子杀了过去。

    那中年男子心中着急,此时他脚步被李明轩绊住了,除非不管不顾,不然想要对付赵铭,恐怕是没有机会的。

    赵铭还活着,李明轩心中松了口气,此时一腔怒火,都是发泄在那中年男子身上。

    “轰!”

    赵铭趁此机会,剑光一转,这是斩天拔剑术。

    当长剑拔出,带起的是死神的直视。

    “逃不掉!”

    一剑穿过咽喉,那中年男子脸上满是惊讶之色,终究是栽倒在地上,死了。

    李明轩心中吃惊不小,对赵铭的实力,重新做一番评估。

    “殿下好身手。”李明轩赞叹道。

    “这人不会是你手下吧?”赵铭只是淡淡说了一声,长剑并未收起,脸上神色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

    “殿下说笑了,若要对殿下出手,对我李家能有什么好处?”

    李明轩苦笑一声,见赵铭脸上不置可否,心中明白,这是要趁机宰自己一顿了。

    李明轩倒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若赵铭真的死在这里,那李家自然是彻底玩完。

    但赵铭还好好的,若赵铭深究下去,李家的确难以幸存,不过这对赵铭能有什么好处?

    显然,赵铭只是为了敲诈一笔而已。

    李明轩心中并未感到太过郁闷,不管怎么说,赵铭终究是在李家出现这样的意外的。

    对那幕后之人,李明轩隐隐间有所猜测,这将李家拖入浑水之中,自是让人恼恨,但李家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轻易站队。

    不过给那幕后之人,添加一些麻烦,却也是李明轩喜而乐见的。

    “让殿下受到惊吓,的确是我李家的过失,我李家愿意提供一些法器作为赔罪。”

    “洪德,你留下来,若李家赔礼不能让我满意,拿你是问。”

    赵铭的确心中恼怒,若李家随便拿一些法器过来糊弄自己,那说不得真的将李家拿下,杀鸡儆猴了。

    尽管李家无辜,但面临生死危机,居然都轻易放过,在外人眼中,这恐怕不是大度,而是怯懦了。

    赵铭有心争龙,自然不能给人留下怯懦的印象。

    若赵铭底蕴深厚,根基十足,此时大有成事的气象,那轻松放过,自是可以给人器量恢宏的感觉,不然的话,有些事情,该争的还是要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