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修真小说 > 运朝之主 > 第115章焚城
    “你有着开光期修为,何必跟在邺王殿下身边?”

    “若是依附我开阳宗,等到开辟大教之后,到时候可以借助气运洗炼根脚,难道不比你现在要强吗?”

    秦秒真没有立刻对飞蝗王出手,说起来,飞蝗王有着开光期修为,要立马将其斩杀,那却是不容易的。

    而且若是飞蝗王识时务者为俊杰,真的依附在开阳宗这一边,那对开阳宗来说,也是一笔莫大助力。

    飞蝗王只是嗤笑一声,对秦秒真的话,毫不心动。

    若是飞蝗王没有见过赵铭的非凡机缘,那说不得还真会被秦秒真忽悠走。

    但是飞蝗王可是亲眼见到赵铭以炼气修为,得到道花之力,整个人实力一下子接近真仙的。

    尽管那道花之力并不持久,但这也说明了赵铭气运非凡,这值得飞蝗王下注了。

    如此来,飞蝗王如何会被秦秒真忽悠走?

    秦秒真见飞蝗王不说话,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看来,你是铁了心跟在邺王殿下身边了。”

    秦秒真心中生出一丝遗憾,但既然如此,却也不得不痛下辣手了。

    “秦掌门,这天下争龙,你居然会亲自出手,难道不担心孽力缠身,从此修为不得寸进吗?”

    就在这时,刘文斐却是过来了。

    “你居然敢出现在我面前?”

    秦秒真冷笑,“是谁给你的勇气?”

    “是那天星盘吗?”

    秦秒真看了那天星盘一眼,“不知这么多年过去,那天星盘恢复了没有?若是一下子碎成两半,是不是还可以恢复?”

    “这就不劳秦掌门费心了,秦掌门,将开阳尺留下,你人可以走了。”

    “哈!”

    秦秒真大笑,“刘文斐,你勇气倒是有,奈何实力不行。”

    “轰!”

    秦秒真不欲跟刘文斐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出动开阳尺。

    开阳尺上,一片赤光流转,宛若一轮大日坠落下来,向着刘文斐杀去。

    而这时,飞蝗王却是向着秦秒真杀去。

    如此三方混战,一时间难分胜负。

    赵铭皱眉,赵铭发现,尽管是三方混战,但秦秒真并未落入下风。

    “飞蝗王到底根基有所不如。”

    赵铭心中叹了口气,不过眼下来,飞蝗王这里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

    那说不得,只能是最先破城,解决这个僵局了。

    此时,王森再次将净土收了起来。

    其实正常情况,应该是让净土依旧保护在城墙外面的,这样来,城墙也就固若金汤了。

    但很显然,王森不欲这样做。

    那净土之前受到飞蝗王一击,已然是受到重创,这已经让王森心痛不已了。

    “要破城,那就不能让白莲教有机会将那净土拿出来。”

    赵铭眸光微敛,神色平静,心中却是下定决心。

    “无法依靠飞蝗王快速摆脱困境,看来的确是要用上火油了。”

    赵铭绝对不能在平阳郡拖上太长时间,赵铭心知肚明,利州纷乱局势下,若是赵铭跟白莲教陷入僵局,平衡起来。

    那么,这就给了利州其它潜龙可趁之机了。

    一旦利州潜龙成长起来,那么到时候,赵铭想要快速一统利州,那就十分困难了。

    潜龙应了大运,那除非彼此实力差距太大,不然的话,想要顺顺利利的尽快将潜龙拿下,那不太现实。

    赵铭若是在利州耽误太多时间,那么这先机就要错过了。

    赵铭要得到龙脉认可,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只有赵铭占据绝对优势,那时候龙脉别无他选,这种情况下,龙脉才会垂青赵铭。

    不然的话,就算赵铭以大晋龙气气运斩出人道分身,但本体承担邺王王位,依旧带着大晋龙气垂暮之意,是不会受到龙脉欢迎的。

    赵铭一统邺州,似乎很是简单,那是因为竞争对手是安乐侯,而赵铭跟安乐侯身上都有大晋龙气,这样来看,两者伯仲之间,并无其它因素影响。

    而在利州,赵铭只要眼下破城,战胜白莲教,那么立马就可以统一利州。

    这是因为赵铭占据先机,提前过来了,被利州龙脉垂青的潜龙,根本没有机会成长起来。

    没有天时,就算是潜龙,那也是枉然。

    夜色笼罩下,星光流转。

    秦秒真刘文斐飞蝗王,三者依旧在大战,不过三者都选择了一处空旷之地,距离这平阳郡城池有些远。

    这是担心战斗的余波,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秦秒真自然想要对付赵铭,但却也必须考虑到,万一战斗的余波殃及到城池,那到时候怕是后果更糟。

    况且,亲自出手对付赵铭的话,秦秒真心中还是有些隐忧。

    大晋皇朝八百年积累,并非就没有开光期强者了。

    若开光期强者彼此毫无顾忌,胡乱交战的话,那怕是会生灵涂炭,孽力深厚。

    故而通常情况下,开光期强者是不会对低境界的修者出手的。

    至少赵铭这里,飞蝗王对平阳郡城墙出手,其实一样受到忌讳。

    只是赵铭并不清楚这一切罢了,说到底,赵铭本身不受到重视,有些事情不知道也是理所当然。

    但秦秒真却不能这样做,因为秦秒真这样做,别人自然也可以对开阳宗这样做。

    秦秒真不是孤家寡人,心中自是有所忌惮。

    哪怕是对赵铭出手,秦秒真更希望的还是将赵铭带回宗门中。

    只要赵铭错过天时,哪怕其气运非凡,那也是无用。

    气运虽然重要,但气运到底不是实力。

    唯有伟力归于自身,才能镇压一切牛鬼蛇神。

    夜色深沉,就在这时,陡然无尽火光汹涌,直接焚烧在城墙之上。

    这火光不散,哪怕是浇水在上面,都是无用。

    “这是什么火?”

    王森脸色大变,这时闻到一股焦臭味。

    “难道有毒?”

    花萱秀看到这一切,“原来邺王还有这样的后手。”

    花萱秀眸子中露出隐忧,见王森铁青着脸,此时好似有些动摇。

    “王森道友,将净土施展开来,不然城池就要破了。”

    王森迟疑少许,终究还是打算将净土施展开来。

    却见这时,一股时间的力量,却是将王森的动作迟缓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