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修真小说 > 运朝之主 > 第143章石祖
    果然如那中年男子所言,刚开始的时候,那青铜灯的灯火,的确可以阻拦一二。

    但随着时间推移,那青铜灯的灯火,逐渐黯淡下去,这时候,再想阻拦那中年男子,就不太容易了。

    “哈……到此为止吧,就算垂死挣扎,又有何用?”

    “石祖,我等费尽心机,如何可能让你轻易间抹去一切?”

    人皇的话音幽幽传来,却见那无尽灯火之中,陡然出现一条狰狞的巨龙。

    那是祖龙,原本看上去很是虚弱,其受到青铜灯的打击,不是那般轻易可以恢复过来的。

    但很显然,这是祖龙跟人皇一起合力做下的局。

    人皇祖龙交战千古,一切都被隐瞒下来了。

    赵铭看到这一幕,脸色微变,这的确是赵铭所没有想到的。

    赵铭以为人皇跟祖龙之间,必定交恶,却没想到,真相早就埋葬在岁月洪流中,一切都不为人知。

    “我真的逆流万古岁月,来到这混沌中了吗?”

    赵铭心生疑惑,其本体在这之前,已经逆流时间长河,万古时空一场梦。

    此时再次出现这种情况,未免不让赵铭感到奇怪。

    只是赵铭多想无益,按捺下心中杂念,而是全身心的关注到人皇祖龙跟那石祖的交战当中。

    说来奇怪,本来按照赵铭的实力,就算这一场战斗,就发生在赵铭身边,赵铭想要看破这其中大战的场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偏偏赵铭就清楚看破了这其中发生的战斗细节,怕是有人给予了赵铭这样的能力。

    赵铭暂时还不曾在这方面生出疑惑,不然的话,必定心生惊悚,感到不安了。

    此时,祖龙身合那无尽灯火中,那无尽灯火阻拦在石祖面前,看似如螳臂当车,似是有些不自量力。

    特别是随着那灯火越来越黯淡,突兀之中,就见一条血河横亘天地间。

    “这血河?”

    周妙妙看到那血河暴动,脸色微微一变。

    周妙妙的确是想要过来争取人皇传承的,但倘若这血河引来无边孽力,那怕是要造就诸般业力,到时候想要修行有成,怕是毫无可能了。

    不过以周妙妙的实力,根本无法对那血河造成什么影响。

    实际上,那血河之中,汇聚无尽生灵的怨与念,若非在这之前,有人皇留下的手段,将其镇压起来,怕是都要化作禁区了。

    一旦成为禁区,到时候是无人能轻易闯入的。

    那一条血河,横亘无尽岁月,好似只是一瞬之间,就跨越万古时空,来到那无边混沌中,与那人道之火相合在一起。

    “那血河是天地受到的反噬,承受的罪孽,你想要将其抛弃,两全其美,既让世界脱离此包袱,又来阻拦与我,如何可能?”

    石祖惊怒,倒是没想到,还有这一出。

    石祖就要抽身来到那巨舟之上,却见从那灯火之中,一条巨龙猛地向石祖扑杀过来。

    石祖脸色微变,祖龙的实力,尽管还比不上石祖,但两者实则境界差距不大。

    而且此时,祖龙是为世界而战,自是得到世界天眷,这样两相对比起来,其实力并无多大差别。

    这也是石祖大意了,若是正常情况下,石祖全力对那世界出手,世界只是死物,无法移走,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但世界其本身,就存在着很大的价值,一旦整个世界都被打爆,那价值大减,这自不是石祖所乐见的。

    此时祖龙毕其功于一役,石祖自是难逃,直接跟祖龙交战在一起,随后那无尽血河,就将两人浸没其中。

    血河之中,血浪翻滚,这无边血浪,并不能将石祖跟祖龙都消磨干净。

    但那其中无尽怨毒,却是在不断摧残那一颗持道之心。

    持道而行,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而这无尽怨毒,就是要将这持道之念消磨干净,这自是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

    这不是从肉体上摧毁一个人,而是彻彻底底的从信念上将一个人打败。

    对于祖龙这样的强者来说,就算肉身崩毁,历经无尽轮回,依旧可以归来。

    但倘若是信念出现问题,那么就算还活着,也不能算是跟之前一样了。

    石祖跟祖龙沉溺在血河之中,人皇眸子中露出一丝哀色,到这一刻,人皇再不掩饰心中的哀伤。

    “为了将石祖埋葬,这一时间线,同样不得不葬下,这时间线上无尽生灵,都将一同覆灭,万古皆是成空,愿后继者,能超脱世界,报此血仇。”

    祖龙对抗石祖,人皇虽是没有跟石祖直接对抗,但正是人皇借力,借来一缕青铜灯火,同时将这血河引了过来。

    可以说,在这一场变局中,人皇占据的地位,举足轻重。

    也正是因为如此,人皇需要背负的反噬,也极其严重。

    并不是说,人皇所作所为,有利于世界,就不承担反噬的恶果了。

    但凡是造就惊天变故,引发古今未来大变局,必定要自身抗住这股重大压力才行。

    若能承受得住,那一切反噬抗下之后,一条新的时间线,相当于重新开辟出来。

    而若是承受不住,就此遭劫,带来的后果,那就是天地崩乱,甚至就此彻底崩毁也说不定。

    此时此刻,人皇站立混沌中。

    尽管这个时间点上,天地都不曾开辟。

    可以说,一切都是未生之前。

    但就算如此,代表着祖龙人皇的这一条时间线就这般枯竭下去了。

    这时间线绷断,一切尚未开始,就已结束。

    这意味着,未来之中,这一条时间线再也不复存在。

    对于人皇祖龙这样的至强者来说,任何一条时间线上,几乎都有其身影,尽管最终成就不一,但也相差不大。

    但对弱者而言,每一条时间线被颠覆,相当于其人生经历彻底被读写,乃至从最初根源上就清除出去了。

    这样来,人皇作为始作俑者,自然要背负这无尽怨恨。

    这所谓怨恨,最终化作业障,会成为人皇修行路上的阻碍。

    一旦这种业障多了,那么想要修行有成,就变得艰难许多了。

    甚至可以说,若斩却诸般变数,无尽时间线夭折,那么最终某一条时间线上,人皇无法成道,也是说不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