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玄幻小说 > 佛系主角的科技系统 > 第三十八章 营救
    第二天,谷郁早早的就醒了。昨天旁晚,大爷和大妈捡到纸条的过程都在682的监控之下。谷郁自然也知道他们要去公安局报警。算算时间今天应该就有行动了。

    “682,周围情况如何。”谷郁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情况。

    “今天凌晨,救你的人就到了。现在周围好多个暗哨,屋外还有多个隐形无人机,随时监控这里的情况。不过都离得很远,没见他们有什么大的动静。”

    对华夏来说,现在的情况很是麻烦,救兵虽然到了。但是敌方都是经验丰富的军人,特工。而且弗雷德等人绝对不会离开谷郁一步,因为他们知道现在谷郁就是最大的护身符。只要谷郁在手,华夏一方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华夏顾忌我,在情况不确定的情况下,不会动手。”谷郁微微一笑,表情很奸猾,“不过,既然我方没有条件,那咱们就创造条件。”

    682很是疑惑,“怎么创造条件?”

    谷郁信心满满:“看我的。”

    说完谷郁捂着肚子开始痛呼起来:“哎哟!好痛啊!呜呜呜!”

    同时意识和682交流道:“682来点痛感,要能哭出来就行。”

    话音刚落谷郁就感到一股强烈的疼痛。

    “卧槽!682你太狠了。”

    “不真痛,怎么哭的出来。”682语气带着淡淡的快感。

    一瞬间谷郁的眼泪就留下来了,止都止不住,在床上翻来覆去。

    很快谷郁的情况就被屋外的众人发现,赶紧进屋查看。

    一进屋就看见谷郁捂着肚子,在床上痛的小幅度打滚,声音也小小的,明显痛的没力气了,只有眼泪不停往外冒。

    弗雷德赶紧问道:“怎么了?”赶紧将谷郁抱在怀里,此时谷郁已经没力气反抗。这是真痛啊!

    精瘦小个语气淡淡的说道:“可能是闹肚子了。”

    “拉肚子了吗?”弗雷德问谷郁

    谷郁摇摇头,此时痛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轻微摇摇头,脸色白的吓人。

    弗雷德赶紧向服务生问道:“镇上有医院吗?”

    “没有医院不过有小诊所。华夏每个镇都有小诊所。”服务生赶紧回答。

    弗雷德抱起谷郁马上向屋外走去。

    这时精瘦小个儿开口:“弗雷德你一个外国人抱着一个孩子在这样的小镇,不觉得很晃眼吗?”转身对服务生说“将那个医生叫到家里来。”

    这时682很是给力,给谷郁再次来了一记透心凉,谷郁的心脏那是真飞扬了。谷郁的疼痛再次上了一个台阶,谷郁觉得自己心脏都停止跳动了一秒钟。脸色再次白了一个层次,同时身体冒冷汗,体温也开始迅速下降。

    听到精瘦小个儿的话,服务生用极度厌恶的眼神看着小个儿:“她要是死了,咱们都活不了。”这个小个儿真是讨厌!平时就一副冷漠的样子,对谁都爱搭不理。要不是任务,服务生真不想和他组队,现在他又要拖着全队人去死。

    华夏的小国宝要是死了,那谁来承担华夏的怒火,米国会保我们吗?做梦吧。没看连中情局局长都嘱咐不准伤害她吗?

    一把将谷郁抢过来抱在怀里,“队长去不了,我去,我是亚裔之前也露过面。”说着向屋外走去。

    精瘦小个儿还想拦住服务生,被弗雷德一把抓住。

    弗雷德神情冷漠的看着小个:“她不能死!我们跟着一起去,治好了之后马上转移。”

    然而众人谁都没有想到,房间里发生的一切都被窗外的无人机观察的清清楚楚。

    看见监控里传来的画面。

    一个军方干部突然轻呼道:“小国宝怎么突然就病了。平时她的身体很健康的啊!他们到底给小国宝吃了什么东西?”

    这个言论一出,众人吓了一跳。但是一想又不是不可能,小国宝的身体健康一直是关注重点。她的健康一直在军方的信息库中,随时更新。可是这才被绑两三天,就出现了这么大的疾病反应,这不正常!严重的不正常!

    紧着看见服务生抱着谷郁向屋外走去,陈松就猜到他们想干什么。

    “镇上有诊所吗?在哪里?”陈松迅速向身边的警卫员问道。

    “首长,镇上有诊所,最近的在小区外三百米的地方,咱们在那附近有布控。”

    陈松赶紧吩咐道:“赶紧换上咱们的军医,速度要快。”之前因为担心迷药对古郁的身体有影响,所以在发现古郁消息的同时也带上了军部的经验丰富的军医。

    戴福海是镇上行医多年的老资格。开了个小诊所,风雨无阻,只有过年那两三天才会歇业。虽然大病治不了,但是看看简单的小毛病还是很拿手的。

    这天戴福海像往常一样,坐在诊所里等病人上门。但是没过多久,就被一群陌生人霸占了诊所。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赶紧放我回去,我还要坐诊呢?”戴福海看着这几个架着自己离开的陌生男子愤怒的说道。

    一位面部坚毅,高大的男子陆正掏出自己的军官证,同时开口说道:“我们是军人,戴医生不用担心,今天有人替你坐诊。至于为什么?抱歉现在不能告知。并且从现在开始,请你配合我们的行动。”

    戴福海很是震惊也很疑惑,到底是什么事情,竟然连军队都出动了。对事情的一无所知,并不妨碍戴福海明白。这事情可能很大,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医生,翻不起什么浪花,还是安心的等待事情的结果吧!

    明白过来的戴福海并没有声张,一名士兵带着戴福海从后门离开了。之前亮军官证的男子陆正带着自己的几个队友在诊所后院埋伏。

    顶替戴福海的是军方的一名经验丰富的医生王邵。接到通知王邵就以最快的速度换上了戴福海平时穿的衣服,并且‘全副武装’。

    王邵的腹部贴着一个二分之一指甲盖大小的监听器。这种监听器,一旦贴合皮肤感受到皮肤的温度,就会和皮肤完全融为一体,连仪器都检测不出来。只要不上手摸,凭人类的肉眼绝对无法看出任何破绽。这种监听器之所以会变色就是谷郁的隐形涂层材料的衍生技术。

    谷郁交出的每一项技术,都被华夏各个院士反复研究,反复琢磨,因此衍生出很多的世界顶尖技术。

    最主要的是谷郁给出的技术,除却个别材料都很容易找到。而且成本也不是很高。这也是之前华夏能大规模换装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