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玄幻小说 > 江山谋:假面王爷很撩人 > 第143章暗见楚临殇
    子夜时分。

    西境传来密信,韩振的一万死士已经潜入中都各处,现在只待萧庭寒的命令,他便和西陵侯联手攻入中都。

    左东率领的五千黑旗军留守在关外等待接应萧庭寒。

    而洛亲王府已经被萧庭筠的人严密监视起来,洛斯逸没有办法,只好躲在听樱坊,即使多次潜入皇宫仍然没有找到皇帝萧铭的踪迹。

    这样的消息早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萧庭寒也没做多想,立即回了韩振密信。让他和西陵侯联手,想尽一切办法,务必在两日内攻下中都。

    “王爷,这韩振老狐狸也未免太嚣张了。”云雷将消息交给暗卫,才转身回到萧庭寒跟前,联想到密信里韩振那嚣张的口气,便有些气愤。

    夜风吹散了萧庭寒额角的一缕碎发,他的神色有些恍惚,面上染了几抹戾气,忽明忽暗的表情也叫云雷摸不清头脑。

    他没有回他。

    过了一会儿,才缓缓道,“不嚣张,就不是他韩振老狐狸了。只不过这次,他恐怕是想先下手为强了。”

    云雷有些摸不着头脑,韩振老头先下手为强?他想做什么?

    马蹄哒哒的声响清脆空灵,无声的沉默在两人间蔓延,看萧庭寒一脸深沉的样子,云雷也不敢随意打断他,索性任由马儿将他们带着往前走。

    过了许久,正当云雷以为自家王爷要一直沉默到京城的时候,萧庭寒终于开口了。

    “云雷,传信给左东,让他想办法秘密接近中都刺史杨靖时,将这个人暂时监控起来,同时在韩振攻入中都之前,让他想办法暗中见一见上都尉,记得避开定远侯慕深。”

    “属下明白。”

    云雷知道定远侯慕深是一个不确定的因素,慕深虽然表面对皇帝忠心耿耿,可他的女儿是太子的侧妃,难保他不会有异心。

    “另外,让雪音秘密盯紧了萧庭元母子,有什么情况立即报上来,让洛三继续寻找父皇的下落,必要时从皇后那里入手。”

    “是!”

    终于找到切入点了,云雷暗自惊喜,王爷还是一如既往的果决呀!

    萧庭寒静了片刻,心中又将萧庭筠身边的人物关系网过了一遍,何忠是姚家的党羽,要拔除姚家这条大鱼得先把他身边的虾兵虾将给收拾了。

    “让宫里那个人想办法暗中去见一下叶濯然,想办法给何忠找点麻烦。”

    云雷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王爷,那楚临殇那边?”

    楚临殇这个人一向软硬不吃,心思难测,很难接近云雷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楚临殇。

    “楚临殇?”萧庭寒幽暗的眸光闪了闪,忽然抿唇一笑,“本王亲自去会他?”

    亲自去?

    “王爷的意思是……”看萧庭寒笃定的样子,云雷似乎已有些计量。?可楚临殇人在京城,眼下京城布防森严,他们如何能混进去?

    萧庭寒点了点头,知道云雷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就算萧庭筠部下了天罗地网,这一趟我们也是要走的。况且,我们本来的目标就是京城。”

    “京城?”云雷哑然,“王爷不是与左东商议好要去中都吗?怎么突然要去京城了?”

    萧庭寒勒马停下,转眼望向远处的天幕下,轻声道,“本王又没说不去中都?”

    云雷脑子一向运转得慢,萧庭寒一席话更是说得他迷惑不解,见萧庭寒幽暗的瞳仁,脑海里似有什么一闪而过。

    当即惊呼一声,“王爷莫不是想让我扮成您的样子去中都?”

    萧庭寒赞赏地点了点头,“我与楚临殇虽然没有深交,可毕竟是最了解彼此的人,我不亲自去一趟,他是不会轻易表明态度的。”

    “王爷放心!”这件事情他云雷还是有信心的,再说以前又不是没做过。

    之前为了躲避沐琉烟那个毒妇的百般刁难,他可是多次假扮萧庭寒去受罪的,想到这,云雷突然觉得自己也算个人才了。

    “本王活着的消息太子早晚都会知道,但能拖就尽量拖一拖时间,等你们完全拿下中都的时候再将这个消息放出去。另外,带上王府的死士,一定要拖住太子的注意力,一切等本王的消息。”

    “这不行,王爷这些死士是保护您的,怎么能给我呢……”其他的都好说,可经历了上次的事情后,云雷又怎么敢置他生死于不顾。

    “本王的安全本王自会注意,切记不要让韩振发现了你的身份。”

    云雷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被萧庭寒一记冷眼寒得瞬时闭了嘴。

    “那王爷一定要小心。”他可不想因这件事被众人扒了皮。

    “嗯!”

    尾音刚落,萧庭寒带着队伍左边的人马先离开,去往京城的方向。而云雷带着剩下的去了右边的岔道,赶往中都。

    “大伙儿有没有发现近日我们铭城的巡卫增加了好几批呢?”

    醉尘楼里一位长相粗犷的汉子扯着嗓门尖声喊到。

    旁边吃面的白面书生也跟着附和,“可不是!前几日我出了趟远门,回来时被城门那个官爷盘查了很久才肯放行!”

    “是呀是呀!我家阿嫂前几日生娃,城中那王大夫硬是推脱了好久才上门。”他旁边正低头吃饭的妇女见大家说得兴起,她也加入大伙开始讨论。

    邻桌的几人听了也忍不住附和,东家长东家短的,不一会儿大堂里已然成了说书会馆。

    众人七嘴八舌地讨论着近日这铭城发生的许多怪事,还有更大胆猜测是不是这京城要变天了……

    二楼雅间里,洛斯逸临窗而坐,一边听着楼下的讨论吵闹,一边把玩着手中的折扇,时不时会听到一些好笑的话语自己也忍不住笑笑。

    “公子,王爷到了。”时淼刚从外面回来,楼下的那些声音他自然也听到了,摇摇头并没有当回事,只是这公子今日怎么会有闲心坐下来听这些人胡扯?

    见他来到身边,洛斯逸也就没再听楼下的声音。

    转头盯着房门的位置,不一会儿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个一身粗布衣裳,满脸芝麻糊子的佝偻老头出现在了房门口。

    乍一看,竟有些陌生。

    再细看,洛斯逸憋着笑,愣生生差点背过气了,“噗嗤。”

    他还没笑出声,佝偻老头已经站直了身子,坐到了他对面的位置,毫不客气地端起桌上另一杯茶水喝了一口。

    “阿庭,你这是做什么乞讨状?”就算为了躲过萧庭筠的眼线,也不用把自己易容成这般模样。

    萧庭寒扬了扬眉,懒得理他。

    他连日赶路,昨日才到京城,为了躲开萧庭筠的眼线,愣是换了三个模样,才骗过那群搜查的官兵。

    “皇宫那边有消息了吗?”??萧庭寒无奈地错开他的视线,不想与他争辩。

    洛斯逸收回笑脸,“静妃叶染星失踪了。”

    “嗯?”

    见萧庭寒没什么过多的反应,洛斯逸便继续道,“据叶濯然所说,皇上病重时,曾单独召见过静妃,不久之后,皇帝失踪,这个静妃竟也随着失踪了。”

    萧庭寒面色微沉,虽然易了容,原来的样子已经完全看不出,可那双眼睛依旧幽深晦暗,“宫里那个人知道这件事吗?”

    “不知道。”

    萧庭寒幽深的眸子微暗,“怎么会?叶染星此前有没有见过什么人?”

    洛斯逸摇了摇头,“应该没有。不过南朝皇后此前来过一趟京城,会不会是她?”

    “难说。洛三这件事你想办法解决一下,务必找到静妃的踪迹。”

    “这个你放心,我只会上心。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楚临殇这边,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找他?”

    萧庭寒将手中茶杯重重一置,抿唇笑道,“自然是早去早好。”

    洛斯逸眨了眨眼,知他已经做好了万全之策,便也没再问什么。

    转身命令身后的人,“时淼,你再从皇后入手,看能不能查到什么有用线索?”

    “另外,通知赵冲将弹劾姚家旁系的密信散播出去?”

    只要有人还站在皇帝身边就会有人出来利用这些信息。

    “公子,还有一件事……”

    时淼正打算向洛斯逸报备,却突然听到楼下激烈的打杂声,时淼一顿,当下立即转身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