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玄幻小说 > 1522年我在大明当海盗 > 第一百章 大布局!教士归心
    平心而论,不打仗的日子,陈闲的裤裆都要无聊地淡出第二只鸟了。

    之前喊打喊杀的那伙海盗也都平静了下来,陈闲躺在帐篷里,翘着脚,远处的桌上摆着一份册子,上头用歪歪扭扭的字迹写了四个字:澳门攻略。

    克鲁士从外面掀了雨布走进来。

    “主的使者,我已经和濠镜内的传教士取得了联络了,他们都想要见见你。”

    陈闲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了起来,揉着腰肢说道:“那就见见吧。”

    现在的他并不怎么畏惧见到传教士而导致穿帮。

    此时的他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一本古朴的书籍,这是一册加尔文的《基督徒教义》,加尔文在后世被称为日内瓦的教皇,其理论之精致,与其中的深邃都是一般的教士万万不可比拟的。

    现在的陈闲若是与这些研究神学数十年的传教士辩论都可以不落下风。

    而这一次的见面同样是他有意为之。

    他这几日并没有闲着,他必须派出一枚枚棋子让他到达相应的位置,他们是陈闲的耳目,偶尔还会充当喉舌。

    而在谢敬等人在海上发动之时,这些人也早已改换了面貌,潜入了濠镜之内。

    这部分联系的事宜都是由克鲁士负责。

    很快,陈闲见到了这些慕名而来的传教士。

    在陈闲的计划之中,这些传教士包括克鲁士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他的目标永远都没有变化,在这场战争之中,他的目光一直锁定的就是这座在后世被葡萄牙人侵占许久的城市。

    澳门。

    虽然对于陈闲而言,目前尚且处于莽荒之中的澳门,是一块看起来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但以陈闲超出数百年的眼界来看,却绝非如此。

    这么看来,驱逐鞑虏,光复汉室仅仅是一件顺手而为的小事。

    但很显然,若是陈闲可以做到这点,在澳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盘踞下来,绝对是一桩不错的买卖。

    而且澳门作为后世葡萄牙人在东南亚的转运口子。本身其地理位置就极为重要。

    虽然如今还未有开发,但陈闲相信在他的手中,这里会成为世上最为稳固的壁垒。

    而在征服这座城市之后,这些神棍就能够派上大用场。

    科鲁兹是早年被派到濠镜的传教士之一,他原本准备一路北上,将主的福音传播到这片腐朽的大地的角角落落。

    可如今,这里却兵荒马乱。

    这里的人是没有信仰的,他到过两广也去过福建,这里的人都信什么奇奇怪怪的神灵,什么妈祖,什么巡海大臣……岂有此理!

    这些愚昧的人呐。

    他愿天主宽恕这些愚昧之人。

    可有人居然说在这些荒诞不禁的人群之中发现了一位尊贵的弥赛亚!

    荒谬!实在是太荒谬了!

    这件事激起了所有教士的愤慨,有人说,那个发现弥赛亚的传教士是来自满刺加的骗子,他一点都不尊敬神明。

    甚至有人看到过他冲着基督的造像撒尿!有人说他是魔鬼撒旦的仆从,研究那些会喷火的机器,那是地狱的烈焰!

    所以当他说,弥撒亚想要见一见诸位教士的时候,这些身处于濠镜的教徒们纷纷怒火焚身,他们巴不得打破这个神棍鼓吹的谎言,把这个恶魔的使者的脸砸个稀巴烂!

    可等到他们真的见到这个传说之中的使徒的时候,他们愣住了。

    这是一个少年。

    他并没有什么趾高气昂,甚至显得有那么些许谦逊,这一点让他们大生好感。

    毕竟在濠镜他们受够了那些蛮横无理的土著和兵官儿,甚至那些长官一个个都贪得无厌!

    丑陋的!太丑陋了!

    “诸位教士,有幸见面。”这位公子颇为恭敬地与众人见了礼,而且他说的是字正腔圆的葡萄牙语。

    在这个国度,众人头一次听到如此纯正的乡音,有一些人甚至发出了一声惊叹。

    众人的意识有那么些许松动。

    而作为首领,科鲁兹知道自己的立场尤为关键,他板起面孔说道:“你可知罪?”

    “我们生来便有罪,我们亦是无法以自己的能力行善,我虽然得到了指引,但我仍旧有罪。”

    年轻人不卑不亢地说道,甚至他的笑容看上去有那么些许圣洁。

    “诸位随我出去走走?”

    他们咀嚼了两下这个恶魔之子的话语,居然听出了几分韵味。

    科鲁兹并不说话。

    这个名为陈闲的公子继续说道:“诸位不必怀疑什么,神已经知道你们到此来的目的,也知道你们的怀疑。神的挑选往往是无条件的,他不会因为我们的伦理道德上有什么瑕疵,亦或是优点,而不选择你或者我。这一切都是来自于神的机缘巧合。

    在这片土地上,曾经有别的宗教的痕迹,如今,神欲要彰显他的神迹,拯救这里的无知愚民,希望诸位放下彼此的成见,他们也是你们的兄弟姐妹,只要上帝的声音传达到了这里,他们也会皈依主的荣光。”

    众人点了点头,而且盛情难却之下,他们亦步亦趋地跟在陈闲的身后。

    今日没有风雨,只是天空仍旧阴沉沉的没有什么变动。

    公子哥忽然停住了脚步,用有力而振聋发聩的声音高声说道:“诸位难道忘记了你们此行东渡而来的目的是什么了吗?”

    他的目光缓缓扫过在场所有人的脸庞。

    不知道为何,科鲁兹在听了他的一席话之后,居然有那么些许羞愧,如今他微微低下头。

    “神不会因为你们的肤色高看你们一等,他同样会救赎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诸位,神的救赎是有限的,基督被钉上十字架只是为了那些预先被神蒙选之人,并非是为了世上所有的人!已经获得的恩典,永远不会丧失,我们需要的是在这片土地上找到这些人,引领他们的皈依,这是我来到这里的价值。

    你们明白了吗?”

    陈闲并不想和这些老神棍纠结太多,他用的是加尔文主义,这些都是无数先哲精雕细琢下的道理。

    在这些传教士眼里那是瑰宝一般的玩意儿。就刚才陈闲瞎比比的那些话也够他们琢磨半晌了。

    陈闲刚想说一句失陪了。

    却发觉所有的传教士都直愣愣地看着自己。

    看得他心里都直发毛。

    怎么着?

    被人看穿了?

    不应该啊?

    陈闲心里咯噔了一声,回忆起自己说的话,为了表现出自己的粗俗,他讲道理说得极为言简意赅,他研究过那些天授的弥赛亚,他们都是这样,突然便知晓了神的道理,而后广为布施。

    他模仿的都是这些人。

    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他虽然心里七上八下,但仍是在面上强作镇定。

    他背着手看着天外,小雨如酥,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忽然,那些传教士不顾地面上的泥泞,纷纷跪在了他的面前,为首的科鲁兹大声喊道:“参见弥赛亚,愿为神的使者左右驱使,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