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玄幻小说 > 农家娇女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东荣街
    &s;&s;&s;&s;[]

    &s;&s;&s;&s;求票

    &s;&s;&s;&s;夏离暗道,叶风的长辈真要来这里啊,自己的那个借口还真找对了。而且,这名字起的也太直白了,彩的毛,不仅是对太阳鸟羽毛最直白的表述,也跟戎犬队的那么多毛挂上了关系。

    &s;&s;&s;&s;他们去了海棠树下,看到彩毛正蹲在根树杈上。它的只爪子戴着个小银环,银环上系着根绳子,另头系在这棵树的树干上,绳子的长度让它最远只能飞到池塘的水面上。

    &s;&s;&s;&s;现在,它似乎没有那么怕人了,望着远方啾啾叫着,婉转动听。

    &s;&s;&s;&s;专门服侍它的小丫头红针笑道,“彩毛喜欢太阳大的时候来戏水,平时都是蹲在树或是笼子里不出来。”

    &s;&s;&s;&s;这时,老向来了。他红着老脸对夏离笑道,“我准备了做毛血旺和鱼丸汤的食材,之前听叶力的讲述,也让人做了小炭炉和小平锅、小铁架。今天晚上想再麻烦夏姑娘教我做毛血旺、鱼丸汤、香煎豆腐……呵呵,汗颜哪,我做出来的这几个菜,大爷都说没有夏姑娘做的好吃。”

    &s;&s;&s;&s;老向非常奈,连刘公子和经常来府里吃饭的赵将军都说做的没有区别,可大爷就是说有差别,不样。

    &s;&s;&s;&s;夏离笑道,“好。不敢说教,我就再做遍。”

    &s;&s;&s;&s;申时末,刘长昭放学从前院过来。

    &s;&s;&s;&s;熊样似乎忘了夜里自己的糗事,跑过去要抱抱要甜水水。他指着熊样好顿说,熊样也不生气,抱着他的小腿不撒掌。

    &s;&s;&s;&s;众人大乐不已。

    &s;&s;&s;&s;两刻钟后,夏离去了厨房。其他人和熊样继续留在这里玩,跟屁虫当当却屁颠颠跟着夏离起去了。

    &s;&s;&s;&s;厨房很大,有两个烧火的粗使丫头,除了老向,还有三个做饭的婆子。这些人给其他人做饭,而老向是专门给叶风做饭的。叶风挑嘴,论去哪里,只要条件允许,都会把这个专职厨师带着。

    &s;&s;&s;&s;如老向所说,所有的食材都准备齐了。

    &s;&s;&s;&s;夏离边做菜,边给老向和厨房管事卫嬷嬷讲解了做法,讲解得非常详细。

    &s;&s;&s;&s;老向再次纳闷,他平时也这么做的呀。

    &s;&s;&s;&s;几个菜做完,夏离带着当当和祝二家的拎着食盒回了他们的小院。老向知道夏山会来吃饭,还特意给他们拿了小壶好酒。

    &s;&s;&s;&s;夏山已经去了,而夏聚不在,他和熊样被叶风和刘长昭邀去前院吃饭。

    &s;&s;&s;&s;饭后,夏离带着当当送夏山出府。

    &s;&s;&s;&s;他们到了东侧门,华嬷嬷笑着把门打开,她负责看守东侧门,以及这片的洒扫。

    &s;&s;&s;&s;见天光还亮,夏离也跟着夏山起出了门。

    &s;&s;&s;&s;都司府东墙外是条小土路,小路过去有条丈多宽的溪流,是从华湘山流下的泉水,蜿蜒着穿过府城再注入乌江。这条溪流叫玉带河,清澈见底,不算很深,却很湍急,淙淙向前流敞着。沿岸有些柳树,长长的枝条随风摇拽着。

    &s;&s;&s;&s;河对面是大片宅子,有的院落大些,有的院落小些。虽然新旧不,但都是清的青墙黛瓦。

    &s;&s;&s;&s;夏山说,那片叫东荣街,在湘山府城属于比较富余的地段,略有家底的人家才得起。

    &s;&s;&s;&s;此时,有许多孩子在那边玩闹,还有几个妇人站在棵大榕树下说笑着,声音连夏离这边都能听到。

    &s;&s;&s;&s;这里民风淳朴,也没有多少男女大防,倒真是安宁自在。

    &s;&s;&s;&s;离侧门往东两丈远有座小木桥,桥不宽,只能过人不能过车。

    &s;&s;&s;&s;夏山又指着东荣街的那些院子说,“那里面着守军的部分家属和些城里的居民,我们军营就在北面的不远处,若你们在那里租个院子下,再安全不过。往北往西,有集市,往南往西,是铺子众多的大街,生活非常方便。那里还有个私塾,将来聚小子上学也方便……”

    &s;&s;&s;&s;夏离没过桥,只在都司府外的小路上来回转了转。她看看周围,也动了心思。笑道,“真的不错呐。不过,还要把我娘说通才行,她好像不太喜欢长这里。”

    &s;&s;&s;&s;若夏氏娘同意,就在对面买个院子,还可以买个铺子做个小生意。等把土匪剿灭了,再在郊外多置些田地。若不行,就在对面租个小院,等到当当适应这里以后再搬回老家就是了。

    &s;&s;&s;&s;暮更沉,夏离进了侧门,转身跟夏离告别,就看见个男人大声跟夏山打招呼,“夏副尉,改天来我家喝酒。”

    &s;&s;&s;&s;是军营里的个军官,还看了夏离眼。

    &s;&s;&s;&s;夏山也没介绍,大声笑道,“好,到时再把蒋大哥叫着,我拿坛好酒去。”

    &s;&s;&s;&s;夏山对这带当真熟悉。

    &s;&s;&s;&s;夏离进了东侧门,华嬷嬷刚把门锁上,就看到赵亮拎着个食盒匆匆走来。

    &s;&s;&s;&s;华嬷嬷又赶紧把门打开,屈膝笑道,“赵将军。”

    &s;&s;&s;&s;夏离也赶紧屈膝笑道,“赵将军。”

    &s;&s;&s;&s;赵亮对华嬷嬷笑笑,又对夏离笑道,“夏姑娘好艺,今儿的菜好吃,叶大人连酒都多喝了几盅。”

    &s;&s;&s;&s;夏离呵呵傻笑几声,不知该怎么说。

    &s;&s;&s;&s;赵亮出了门,华嬷嬷又把门锁上。她悄声对夏离笑说,“赵将军的家就在对面的东荣街。他每次在府里喝了酒,大爷都会让他拿点好吃食回去给他的小闺女妞儿吃。”

    &s;&s;&s;&s;夏离暗忖,赵亮跟叶风的关系倒是真的好,还能连吃带拿。而且,看着很粗犷豪迈的男人,还那么疼闺女。

    &s;&s;&s;&s;她又想到了前世的爸爸,若爸爸有饭局,她又在家,爸爸每次也会打包些她喜欢吃的菜回家。有人说他小气,他点不以为意,只要女儿吃得高兴他就高兴。

    &s;&s;&s;&s;想到这些,她的心又是钝钝的痛。前世,爸爸,已经好遥远了……叶风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认。

    &s;&s;&s;&s;夏离回了院子,夏聚和熊样已经回来了。

    &s;&s;&s;&s;夏氏和夏离坐在檐下聊天,夏聚和当当、熊样在院子里玩闹着。

    &s;&s;&s;&s;夏离说了府外的情况,夏氏听了也颇感兴趣。她说道,“在东荣街租个小院也不错,直在都司府里不太好……”

    &s;&s;&s;&s;直到天上出现星星,夏氏和夏聚才领着当当、熊样回屋。

    &s;&s;&s;&s;夏离借口要欣赏会儿夜景,继续呆在院子里。因为,刚刚她看到腾书阁三楼的扇雕花棂半开,露出了张熟悉的脸,正目光炯炯地看着她这个方向。

    &s;&s;&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