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都市小说 > 噬天至尊 > 第一一四章没人惯着你
    清晨,天色还未彻底放亮,玄老就带着唐天、温柔和泰山三人朝乌峰城中心广场赶去,待得他们赶到时,中心广场上已经人满为患,一眼望去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头!

    玄老带着唐天、温柔和泰山三人找了一个相对来说人比较少的地方落脚,不知道是太过巧合,还是冤家路窄,昨日抢唐天东西的周剑就站在不远处!

    “混蛋,你口中的‘好人’在那呢!”温柔笑嘻嘻的说道!

    闻言,唐天顺着温柔看着的方向望去,一眼就看到在不远处站着的周剑,这家伙的脸颊上阴云密布,那模样看起来就好像谁欠了他几斤香油钱似的!

    似乎是察觉到唐天看来的目光,周剑也朝唐天这里看来,他的眸子中充斥着几欲杀人的目光!

    “嗨!”唐天笑眯眯的朝周剑挥了挥手!

    “噗嗤!”

    温柔捂着小嘴偷笑不已,昨日唐天可是把周剑坑的够惨,今日竟然还笑眯眯的和周剑打招呼,这是要把周剑活生生气死啊……这混蛋实在太坏了!

    不过话再说回来,唐天这么做一点都不过分,毕竟是周剑先抢唐天看中的东西,这才被唐天狠狠的坑了一把,再个中唐帝国和中秦帝国分属敌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唐天只是出言刺激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

    看到唐天朝他挥手,周剑心头的怒火“噌噌噌”的往上窜,他迈步就朝唐天这里走来,站在他身旁的两名参赛者和中秦帝国的领队也跟了过来!

    “唐!天!”周剑咬牙切齿的喊道!

    “哟,这不是贱兄吗?昨日一别,在下可是甚是想念!”唐天笑眯眯的看着周剑,他本来是不想搭理周剑的,但周剑找上门来,他也不好置之不理啊!

    温柔、玄老和泰山的脸颊上均浮现出一抹古怪,他们怎么感觉唐天说的不是剑兄,而是贱兄呢?

    周剑似乎没听出唐天话语的弦外音,他黑着脸道:“唐天,昨日你坑我之事,是不是得给我一个交代?”

    “贱兄,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啊……”

    唐天摸了摸鼻子,反驳道:“昨日那些东西可都是你花大价钱买到的宝贝啊,何来坑你一说?”

    听唐天这么说,周剑心中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昨日回到客栈后,他把买到的东西全部仔细研究了一遍,愕然发现那些东西全是垃圾,就连从唐天手中抢到的第一件东西也是垃圾!

    对此,他很是疑惑,其它的东西暂且不说,他可是亲眼看到唐天拿着那个黑不溜秋的玩意和珍宝阁的老头讨价还价,怎么可能会是垃圾呢?

    不甘心的他还把所有东西让中秦帝国的领队过目,结果得到的结论没什么区别,所有东西都是垃圾,就连那个黑不溜秋的玩意也不例外!

    “宝贝?宝贝个毛绒,全特么的是垃圾!”周剑怒吼道!

    听周剑这么说,唐天丝毫都不意外,珍宝阁的每一件东西,他都亲眼看过,岂会不清楚哪些东西都是垃圾?至于他第一个拿起的那黑不溜秋的玩意,只不过是他为了迷惑珍宝阁掌柜的视线,不让其知道他的真正目的罢了!

    “你买到垃圾,关我什么事?我凭什么给你一个交代?”唐天摊了摊双手,脸颊上满是无辜之色!

    “若非你一件又一件的拿,我岂会买到那么多垃圾?”周剑质问道!

    玄老、温柔和泰山三人很是无语的看了周剑一眼,这家伙简直就是胡搅蛮缠啊,跟在周剑身边的两名参赛者和中秦帝国的领队则下意识远离了周剑一步,那模样似乎在说:我不认识这个家伙!

    “我一件又一件的拿是我的事,我又没让你买,是你非要抢着买的,如今你买到了垃圾,却怪在我头上,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唐天翻了翻白眼,他一件又一件的拿的确是在给周剑挖坑,但若不是这家伙一门心思的想要抢他看中的东西,岂会跳进他挖的坑里?

    周剑的面色陡然一滞,他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反驳唐天,但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毕竟唐天确实没有开口让他买下那些垃圾,是他自己抢着买的!

    “你抢了我看中的东西,我还没找你讨要说法呢,你竟然还有脸向我讨要交待,你的脑袋瓜子是被驴踢了,还是被门挤了?”唐天冷笑道!

    “你……”周剑抬手指着唐天,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唐天打断!

    “这里不是你中秦帝国,没人惯着你,懂吗?”唐天冷笑不已,虽说他认识周剑不久,但简单的接触就足以看出周剑在中秦帝国的地位不凡,或者说这家伙就是一个二世祖,而且还是平日里被宠到天上的那种!

    正如唐天想的那样,周剑在中秦帝国的地位确实不凡,他是中秦天子秦天正的外甥,再加上修行天赋极佳,深受秦天正的重视,在中秦帝国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你……你给我等着!”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周剑撂下一句狠话,灰溜溜的转身离去!

    目送周剑离去,玄老瞪着唐天,道:“你小子真是个惹事的主,刚到乌峰城就把中秦帝国的人给得罪了!”

    听玄老这么说,温柔和泰山同时愣了一下,这事根本不是唐天的错,而是周剑要找唐天的麻烦,玄老不该不明白这点啊?

    唐天一脸的委屈,哪里是他得罪周剑,明明周剑找他的麻烦,好不好?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辩解,玄老的声音就再度响起!

    “不过……你得罪的非常好啊,看着他们那副吃了苍蝇一般的模样,我浑身上下都舒服无比啊!”

    温柔和泰山又是一愣,他们瞬间恍然大悟,玄老并非是在责怪唐天,而是心情大好之下,和唐天开了一个玩笑!

    不过想想也是,中唐帝国和中秦帝国分属敌对,玄老怎么会因为唐天坑了周剑,而责怪唐天呢?甚至他还巴不得唐天把周剑坑的吐血而亡!

    “玄老,咱说话能不带喘气的吗?”唐天很是无语的看着玄老,和玄老接触这么久,他怎么就没发现玄老也有如此顽皮的一面?

    就在这时,中心广场上突然出现一阵骚乱,玄老、唐天等人下意识望去,只见几道身影自远方暴射而来,落在中心广场最中央的高台之上!

    “为首的那个中年人是乌峰城城主王擎,历届乌峰试炼都是由乌峰城城主主持,跟在他身后的四位中年人是乌峰域四大宗门派来监督乌峰试炼的使者!”玄老低声介绍道!

    唐天、温柔和泰山点了点头,三人的脸颊上都浮现出一抹期待,他们长途跋涉,历时半月之久为的就是参加乌峰试炼,如今乌峰试炼终于要开始了!

    此刻,噪杂的中心广场陷入安静当中,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乌峰试炼开始!

    “我是乌峰城城主王擎,这次乌峰试炼将由我主持,在乌峰试炼正式开始之前,我先讲几句!”

    王擎环视一周,继续道:“乌峰试炼虽为考核,却和寻常考核有些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寻常考核没有生命危险,但乌峰试炼有,而且死亡率还不低,历届乌峰试炼都有不少参赛者陨落其中,所以我提醒大家一下,若是没有做好死亡的准备,这会放弃还不算太晚!”

    听王擎这么说,有些参赛者的脸颊上浮现出一抹犹豫之色,不过更多参赛者的脸色则很平静,那模样显然早就知道乌峰试炼中有死亡事件发生!

    “下面我说说乌峰试炼第一轮的考核内容和规则!”

    王擎没有给在场诸多参赛者思考的时间,他继续说道:“乌峰试炼的第一轮考核名为秘境试炼,所有参赛者都将进入秘境之中,为期半月时间,这半月时间你们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抢夺其它参赛者的身份令牌,待得这轮考核结束,身怀二十块令牌以上者晋级下一轮考核,不足者直接淘汰,你们可否明白?”

    “明白!”一道整齐划一的声音在中心广场响起!

    “这是赤果果的你争我夺啊!”唐天暗叹一声,虽然他早就从玄老口中得知乌峰试炼第一轮考核的内容,但此时再次听到,心中还是有些唏嘘不已!

    王擎点了点头,他很是严肃的说道:“我再次提醒你们一下,一旦进入秘境,除非等到考核时间结束,否则没有离开秘境的可能……下面由来自四大宗门的使者开启前往秘境的传送阵!”

    话音落下,王擎随手一挥,一个卷轴凭空出现,悬浮在高台上空!

    与此同时,站在王擎身后的四位中年人上前一步,他们抬手对着卷轴轻轻一点,一缕乳白色的光芒从他们的指尖暴射而出,落在卷轴之上!

    下一刻,卷轴上光芒大作,待得光芒消散,一片幽黑色的巨大光幕出现在高台之上,紧接着王擎的声音再度响起!

    “为了公平起见,所有参赛者进入传送阵后都是随机传送,没人知道你们会出现在秘境中的哪个地方,所有参赛者速速进入传送阵,传送阵只能维持一刻钟的时间,超过这个时间,没有进入的参赛者直接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