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玄幻小说 > 权晋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救援陈留
    桓温向来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既然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拖到第二天去办。当天夜里,桓温就吩咐何力连夜拔营,向陈留前进,当然,陈留城也不可能一个兵也不留,他给何力留下了大约两千兵力,并让何力连夜组织民兵,共同守城,若是敌人一旦攻打徐州,能守则守,不能守,就弃城向淮南进发。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为了最大限度的隐蔽行军,桓温选择了在过了凌晨一点之后向陈留进发,因为这个时候是人最困的时候,不容易被人发现,而且桓温舍弃了所有的辎重,只带足了三天的干粮。

    于是,二万多人的大军,就这样在凌晨一点多的时候,悄无声息的向陈留进发了。

    清晨的陈留,薄雾蒙蒙,赵军的一处营地里,一片寂静,除了几声偶尔的鸟叫之外,绝听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连日的攻城之战,已经让赵军战士疲惫之极,虽然他们个个都凶神恶煞、杀人如麻,但也毕竟是人啊,所以每到这个时候,就是战士们睡的最香的时候。

    在营地的不远处的小山坡上,一个赵军的哨兵拿着长矛,无精打采的左右观察着,可能连日来也没有什么敌情,所以也就放松了警惕,正在哨兵回头的一刹那,在远处草丛里突然冒出了一个身穿黑衣的人,手持弓箭,迅速的瞄准后便射向了哨兵,哨兵的脖子中了一箭之后,便一头栽倒在了草丛之中。

    而在另一边的哨兵听见声响后,便向这里紧张的张望,这时,突然一只箭也射中了他,他啊了一声之后,便倒在了地上。

    这里,山坡上的草丛里,众多的士兵纷纷起身,拔出身上的利剑,大声呐喊着便向赵军的营地杀奔而去,睡梦中的赵军被呐喊声警醒,还在不知所措之时,就被赵军杀死在了军账内。

    随后,杀声震天,晋军憋屈了许多的闷气终于喷发了出来,他们使劲的挥舞着手中的刀剑,心情的挥砍在赵军的身上,赵军被杀的鬼哭狼嚎,运气好的被砍了几刀后逃跑了出去,而更多的则是被多个晋军同时砍杀,瞬间被剁成了肉酱。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战斗结束,士兵在打扫战场的时候,桓温过来巡视,看到了地上的赵军被砍的七零八落,便知道晋军的怒气有多重,他深深的叹了口气,对身边的参将说道:

    “这里只是一个赵军的小营地,其他的营地离这里都不远,他们听到声响后,肯定驰援这里,不要打扫战场了,立即撤离,向陈留城南门前进。”

    “是。”参将应了一声之后,便立即组织部队向南门进发。

    果然不如桓温所料,在其他营地听到这里的战斗声之后,便立马组织兵力向这里驰援而来,而正巧与赶往南门方向晋军撞了个正着,两军狭路相逢,分外眼红,也不搭话,直接上来就砍,于是,一场惨烈的遭遇战,在陈留城的东南方向,打响了。

    桓温深谙战争的艺术,他明白在自己兵力少的情况下,若是再分兵,有被对方各个击破的危险;所以他把两万兵力全部集中在了一起,也不管什么战略战术了,反正只有一句话,见了赵军,砍就是了,再加上最近这些日子徐州的士兵看着陈留被围而生而焦虑,所以士气非常高,刚一碰面,便把赵军打的喘不过气来,节节败退。

    而显然,赵军也已经注意到了这支部队的存在,而章武王石鉴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在冷静的分析了多处报来的军情之后,迅速的判断出这是徐州援军,但是对援军的数量还没有最终确认,但是他肯定,这是一支有战斗力的部队,若是跟城内士兵里应外合的话,恐怕自己要吃很大的亏,而所以他决定,暂停攻城,迅速调集部队,集中兵力先围歼了这支部队再说。

    于是,以桓温的部队为核心,周边的赵军士兵以添油加醋的方式,慢慢的向这边聚拢过来,而桓温的士兵也发现,虽然自己士兵很猛,猛烈的打击着赵军,但赵军的士兵并没有因此而减少,而是越打越多、越打越多。

    面对周围黑暗暗的人群,桓温敏锐的察觉出,自己被包围了,而此时城里的守军还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若是现在就被包围,可能就跟城里的守军打不成配合了。

    因此,桓温决定,趁着包围圈还没有合陇之时,突出重围,再往城门口突一突,让城里的守军有更多的反应时间,于是,晋军呐喊着,开始向陈留南门方向奋力的突围而去了。

    而此时的孙无终和刘牢之,也急急的跑到了城墙上,向这里观察着。

    “奇怪,那里来的援军?”孙无终紧缩着眉头,喃喃自语道。

    “会不会是桓将军那边的?”

    孙无终摇了摇头,说道:

    “徐州城里本来兵力不多,还要防备着兖州之敌,就算是桓将军下定决心来救援,就那边兵力,也基本上是羊入虎口,有来无回啊。”

    刘牢之点了点头,又说道:

    “那会不会朝廷派来的援军呢?不管怎么样,我们是不是应该出城接应一下啊。”

    孙无终绷着脸,沉思着说道:

    “如果是朝廷来的援军就好了,怕不怕这石鉴的奸计啊,想引我们出城。”

    “可是,我们也总不能站在这里看吧?”

    孙无终想了想,然后又向战争的地方看了一下,突然,孙无终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向刘牢之指手说道:

    “你看,他们在向这里突围。”

    刘牢之也赶紧望了过去,说道:

    “对呀,他们怎么会向这里突围?难道?他们想进城?”

    孙无终低头思索了一会儿,说道: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我们只能堵一把了。”

    孙无终话锋一转,眼神犀利的说道:

    “你领四千兵力,从南方出击,去接应一下这支部队,我马上组织弓箭手支援你们。”

    “恩。”刘牢之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去了。

    孙无终也让传令兵立即通知弓箭手准备战斗。

    不一会儿,南门开了,一支骑兵带着数千步兵从城门杀了出来,面目狰狞,呐喊着向桓温战斗的方向杀了过来。

    桓温奋力的砍倒了一个敌人之后,回头看了一下从南门突出来的士兵,欣慰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