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玄幻小说 > 穿越大明之汉骨永存 > 第五百零三章 城头议战
    &s;&s;&s;&s;[]

    &s;&s;&s;&s;“将军,定王大军兵临城下了。”

    &s;&s;&s;&s;个朱国弼的心腹下,急匆匆的便是找到了朱国弼,

    &s;&s;&s;&s;而此时的朱国弼正在自己的府左拥右抱,享受那极乐逍遥,听说李起大军兵临城下,

    &s;&s;&s;&s;朱国弼猛然便是酒醒,腾的下站了起来,不敢怠慢,大挥,喝道:“给本老爷披甲。”

    &s;&s;&s;&s;两个陪酒作乐的妾室不敢耽误,自然是赶紧为朱国弼披上了盔甲战衣。

    &s;&s;&s;&s;而后朱国弼便是急匆匆地向着城门赶去。

    &s;&s;&s;&s;等到朱国弼上了城头,放眼望去,好些没眼前黑栽下去。

    &s;&s;&s;&s;只见眼前那尽是人头攒动,目光所及之地,尽是乌央乌央的大片人群。

    &s;&s;&s;&s;到处除了人,还是人,不管在哪里,目光所看到的地方都是人。

    &s;&s;&s;&s;这般场面着实震撼人心,仿佛天下人都来了般。

    &s;&s;&s;&s;这时候朱国弼也是心暗自庆幸,心说得亏早和定王殿下搭上了线,

    &s;&s;&s;&s;否则,就凭着定王的本事,再加上这么多的人马,不用说,南京城那是绝对守不的。

    &s;&s;&s;&s;须知李起大军兵临城下,这己经是说明了个题,那就是李起身后的府衙州县已经是陷落了,被李起拿下了。

    &s;&s;&s;&s;即便是时没有被李起拿下,那也已经是不在朝廷的掌控范围内了。

    &s;&s;&s;&s;如此这般此消彼长,可见形势了。

    &s;&s;&s;&s;而就在朱国弼暗自庆幸之时,嘉盛皇帝朱常淓在阮大臣等众武大员的簇拥下,也是来到了南京城头。

    &s;&s;&s;&s;见城下李起大军十万人马,威势比的场面,朱常淓下也是脸上变了,哆哆嗦嗦的牙关直打颤,

    &s;&s;&s;&s;“他他他,,,他怎么会这么快就杀到了城下?难道这沿途府县都是死人吗?为什么没有人抵挡?为什么没有人反抗?”

    &s;&s;&s;&s;朱常淓大声怒吼,厉声斥责,但是身边的种武大员,皆是战战兢兢,不敢回话。

    &s;&s;&s;&s;不但如此,他们还都本能的下意识退后几步,想要远离朱常淓的视线,

    &s;&s;&s;&s;生怕朱常淓怒之下,把火气撒到他们身上来,那他们可就真是没处说理去了。

    &s;&s;&s;&s;“阮爱卿,如今这定王狗贼兵临城下,朕该当如何是好?”

    &s;&s;&s;&s;见左右人答话,朱常淓自然也是将目光看向阮大铖,询他的意见。

    &s;&s;&s;&s;虽然在心里,朱常淓极其想杀阮大铖,但是如今形势如此,朱长淓也是不得不用他。

    &s;&s;&s;&s;并且时常还对他表现出副极其器重的模样,这般情景,着实是容易让人产生错觉,认为他们君臣之间有多么的和睦。

    &s;&s;&s;&s;不得不说,朱常淓还是有几分变通的。

    &s;&s;&s;&s;阮大铖看了阵城下的李起大军,这军威赫赫的场面,着实震撼比。

    &s;&s;&s;&s;虽然这其有许多人都是临时加入起来的青壮,但是这人多,给人的场面就是震撼。

    &s;&s;&s;&s;不说是人,就算是十万头猪羊狗马,那场面也是不得了,是不是这个道理。

    &s;&s;&s;&s;没有直接回答朱常淓的话,阮大铖却是对边的朱国弼道:“朱将军,以我南京守备城防之兵力,可有出城叛军,决死战之决心?,胜败又是几何?”

    &s;&s;&s;&s;朱国弼这时候,早已是把自己当成了李起的人,所以自然也是要将李起好好吹捧番,到时候在李起面前也好邀功赏。

    &s;&s;&s;&s;只听朱国弼郑重对嘉盛皇帝朱常淓,还有阮大臣说道:“皇上,阮大人,这定王叛军兵威赫赫,便是鞑子在他们面前也是不堪击。

    &s;&s;&s;&s;如今定王叛军攻不克,战不胜的战绩已经是犹如神话,深深的印在了每个士兵的脑子里,

    &s;&s;&s;&s;士兵们听到他的名号,便已是胆怯三分,如何还敢出城迎战?

    &s;&s;&s;&s;以如今之局面,即便据城而守。尚且难有余力,更何谈出城野战。”

    &s;&s;&s;&s;嘉盛皇帝朱常淓听,大为惊恐,

    &s;&s;&s;&s;“那那那,,,那怎么办?难道你们要朕在这里束待毙吗?我煌煌大明三百年,难道值此国难危急关头,尔等武大臣竟然人为朕分忧?”

    &s;&s;&s;&s;这时候谁还敢站出来回话,回话,这驱逐李起的重任就要到他肩上去,这不是找死吗?

    &s;&s;&s;&s;但是别人不回话都可以,唯独他阮大铖不回话不行,来他是当朝首辅,位高权重,乃是臣武将第人。

    &s;&s;&s;&s;二来他又要期盼得到嘉盛皇帝的重用,而且还最好要造成李起和嘉盛皇帝长期对峙的局面,

    &s;&s;&s;&s;所以他自然是不可能对如今李起兵临城下而置若罔闻的。

    &s;&s;&s;&s;只听阮大铖说道:“皇上,为今之计,唯有暂且派出使者与定王叛军和谈,询定王叛军有何企图,再做打算。

    &s;&s;&s;&s;否则别他法。”

    &s;&s;&s;&s;“什么?”

    &s;&s;&s;&s;朱常淓听便是本能的怒喝,“难道你要让朕和他这个谋逆之臣和谈,如此,朕岂不是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s;&s;&s;&s;说完,朱常淓又是瞪眼看向朱国弼,道:

    &s;&s;&s;&s;“朱将军,你有十几万大军,不说野战,便说守城,凭借京城城高墙厚,难道还守不?既然守不,那干脆决以死战,那还死的硬气!”

    &s;&s;&s;&s;嘉盛皇帝朱常淓能说出这样句话来,不得不说他还是有几分骨气的。

    &s;&s;&s;&s;从他对待阮大铖和朱国弼的态度上看,这个人也是颇为有些心计和谋略,如果真的许多事情帆风顺的话,说不得这人还真能在皇帝的宝座上做出番成就。

    &s;&s;&s;&s;当然,这切都是假设,在现在的李起看来,他对于个敢谋杀君王的臣子,又怎敢予天下重任相托?

    &s;&s;&s;&s;就像李起说的那样,当今天下,他现在谁都不信,只信自己。

    &s;&s;&s;&s;便是十个弘光皇帝,十个嘉盛皇帝摆在李起面前,现在都已是枉然。

    &s;&s;&s;&s;朱国弼见嘉盛皇帝朱常淓这样,慌忙是跪地叩首,道:

    &s;&s;&s;&s;“皇上,非是莫将不敢战,实乃军心士气己丧,实在是胜算可言,若是皇上真要强令末将出城野战,那还不如干脆将末将直接赐死,

    &s;&s;&s;&s;以免末将麾下将士枉送性命,也免将皇上置身于险地之。”

    &s;&s;&s;&s;朱国弼说这话的时候,脸的慷慨激昂模样,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个大大的忠臣呢。

    &s;&s;&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