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玄幻小说 > 穿越无名时代优雅王妃 > 第六十九章 一喝便醉
    魔君浅殇看着随意而坐,右手轻轻支着下巴就进入了梦乡的人,是那么的舒适,像是一个精灵睡着了,长长的眼睫毛随着呼吸一动一动的,就这样远远的看着她,他的心慢慢的平静了,这就是经常出现在他脑海里的人。

    就这样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浅殇觉得时间就这样静止就好了,离儿困了一觉,觉得精神恢复了,眼皮不再打架了,睁开眼睛,依然拖着下巴看着亭子这边,都是不熟悉的感觉。

    黑色和蓝色的花,给人的感觉还是比较压抑的,就坐着掐了一个觉,想要飞离这里,就当她飞离亭子向上而去时,魔君浅殇动了,他随意一踏便来到了她的身边,轻轻的用手臂环上了她的腰。

    离儿感知到危险时,就抬手一个拂袖,不但没有把危险抚掉,一个东西还缠上了她的腰,吓得她“啊”的大叫了一声,在她又要抬手时,浅殇用另一只手环住了她的两只胳膊,这时她着急了,一下子抬起了她的腿,使劲踢向他的大腿,谁知他像没感觉一样,内功轻轻一震,一种无形的压力向她施来,她的脚就这样不雅观的伸着,前进不了,也后退不了。

    离儿此时感觉到了危险,她转过了头,正对着浅殇的脸,“啊”这次不是害怕了,而是欣赏的。这真一张让人无法怀疑的脸,英俊风流,肤白细腻,但绝不失阳刚,她痴痴的看了一会儿,才发觉有点花痴了吗?又觉得欣赏美的东西也是一种人之常情,便又细细的端详着。

    魔君浅殇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直接赤裸裸的盯着观看,他的手下都是低头说话以示尊重。一会儿他被看的耳朵有点发红了,清了清嗓子:“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离儿看着说话都是那么帅气的人,忘了回答,“我要回家了,我不认识你,你是谁,长着这么奇怪的头发。”

    原来魔君浅殇生来一头红发,皮肤被映衬的更加细腻光滑,离儿好想上去摸两把,她对美男子好像没有任何免疫力,在她以前下凡历情劫的每世中,每个老公都是帅男哦。

    说完她挣脱了他的钳制,像前方飞去,突然,好像闻到了一丝果酒的味道,她又使劲嗅了嗅,便顺着酒味而去,原来这里是魔君浅殇每天待的最多的地方,花园湖水中间的一座亭子里,四周没有一条桥,上面飘着纱帐,随风飘舞,似仙境一般,但这里只能他一个人来,从不允许其他人过来,连丫鬟都不许来收拾,魔功低浅的魔臣与魔奴也没有办法过来。

    离儿轻轻的落在了亭子边,手一拂纱帘飘了起来,她进的亭子边看到了桌子上的酒壶,果香味浓郁的散发在空气中,她伸手优雅的到了一杯,放在鼻下轻轻的闻了几下,立马勾起了她的馋虫,放在嘴边轻轻地抿了一小口,她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又喝了一大口,任酒在嘴巴里肆意流动,让酒香充斥在整个味蕾,她闭上眼睛,慢慢的下咽回味。

    魔君浅殇看着优雅惬意的她,过去到了一杯,给离儿也到了一杯:“在下浅殇,敬仙子一杯。”

    离儿被美酒吸引了,和他轻碰了一下,端起酒杯又一次饮尽,“甘甜醇绵,回味无穷。”

    浅殇看着眼前因喝了酒,脸泛红晕的她,问道:“敢问仙子怎么称呼?”

    离儿看着浅殇端着酒杯的手,因思念长时间饮酒,隔着桌子她都能感觉到他的手上散发着淡淡的酒香。

    离儿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离儿谢谢公子的酒,再见。”

    她说完一身胳膊便穿过纱帘飞身而去,犹如九天仙女一样,几个行云流水的动作,便飞出了魔宫,魔君浅殇远远地跟着她,知道了她叫离儿,很好,以前刻在心里的思念,发疯的派人寻找,现在好像有了一丝缓解,远远的看着她就好。

    离儿在前面飞的越来越不稳当,有几次想要掉下去的感觉,她稳了一下心神,眼皮越来越重,又飞了一段,眼皮彻底黏上了,身子不听指挥的向下坠落,远处的浅殇看到她急速下坠的身子,一个踏步赶紧飞了过来,跟着急速自由落体,在她将要着地时,一把捞起了她,免了她与大地的亲密接吻,轻轻的把她抱在了怀里。只见她的脸上红霞漫天,嘴巴里不时冒出一句“好酒”。

    萧墨寒微笑着摇了摇头,她喝的是魔界有名的醉千里,使用他魔界有名的魔域黑蔷薇发酵,刚才她喝的是酿制了万年的醉千里,酒量不好者只需一杯就可醉十日,她却无谓的喝了两杯,对于只能喝点低度数果酒的她来说,这次是一次全新的挑战。他还以为她酒量很好,幸好她没继续喝。

    魔君浅殇抱着她回到了亭子里,把她放在他平时小憩的塌上,给她脱了鞋子,轻轻的搭了一层锦纱薄被,她一个翻身扭向里边,舒服的睡了起来。

    浅殇就这样在这里看着她睡觉,今日不知为何,心情跳跃着,久久不能平静,伸手一探把远处桌子上的笔墨拿了了过来,连几个字平复一下心情,谁知几笔下去,勾勒出了离儿的脸,再添几笔,卧榻鼾睡的离儿出现了。

    浅殇看着笔下的她是如此的潇洒恣意,真实的她是如此的优雅妩媚,忽然他好像就这样和她在这里过永生,就这样岁月静好。

    “魔君。”湖的对岸传来红芜的喊声。

    浅殇看到来打扰的红芜,突然心生烦闷,一只手快速挥出,一记手风把红芜劈倒在地,趴在地上的红芜眼里露出了一些凶狠的恶意,心里狠狠的说着,都是这个女人,把从不事情滋味的魔君的心给拿走了。

    “魔君,红芜有事情相商。”红芜站起来不俱的说道。

    魔君浅殇一个飞跃站在她面前,“什么事?”

    红芜是妖界的妖姬,是浅殇的未婚妻子,是上一任魔君与妖王定下的婚约,以示妖魔两界永世修好。她看着风流倜傥的魔君,心里激动了一下,在整个魔界妖界,她自认为是最漂亮的女人,偏偏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今天她在妖界听到魔界传去的消息,魔君心中的女人出现了,特意赶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