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屋 > 科幻小说 > 踏星 >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各方高手
    &s;&s;&s;&s;[]

    &s;&s;&s;&s;刘天沐说完,转头看向雨晨和夏太笠,凌冽的剑意笼罩两人,好像即将出般。

    &s;&s;&s;&s;雨晨目光闪,微笑,“姐姐姓甚名谁?”。

    &s;&s;&s;&s;“刘天沐”。

    &s;&s;&s;&s;“可有兴趣前往寒仙少祖星游?”雨晨道。

    &s;&s;&s;&s;夏太笠连忙打断,“别去什么寒仙少祖星,去神武少祖星吧,我大哥是少祖夏神飞”。

    &s;&s;&s;&s;雨晨没有与她争辩,寒仙宗的名头响彻树之星空,只要报出来了,想去自然会去,不想去也没必要拉拢。

    &s;&s;&s;&s;“姐姐如果去寒仙少祖星,必有会与少祖同前往主宰界,告辞了”雨晨淡淡说了句,离开。

    &s;&s;&s;&s;夏太笠嘟囔,“装什么矜持,没胸没屁股”,说着,热切的看向刘天沐,“来神武少祖星吧,我大哥肯定很喜欢你,不对,不是那种喜欢,是那种喜欢,那种的那种,听懂了吗?”。

    &s;&s;&s;&s;刘天沐生性淡漠,只是点点头,“懂了”。

    &s;&s;&s;&s;夏太笠眨了眨眼,懂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刘天沐天生有种生人勿进的气质,她都不知道怎么接茬。

    &s;&s;&s;&s;另边,王家那个长老已经走来,夏太笠看到了,再次对刘天沐嘱咐了句,“啊,去神武少祖星,我大哥会喜欢你的”,说完,赶紧朝着剑碑而去,相比刘天沐,刘豪自然是最佳人选。

    &s;&s;&s;&s;刘豪如果愿意,可以直接确定名额前往主宰界,而刘天沐,还要经过少祖星的选拔。

    &s;&s;&s;&s;已经引起寒仙宗与神武天的注意,但刘天沐似乎觉得还不够,所以当王家长老路过的时候,她再次对刘炉提出了挑战,刘炉语了,谁都明白她是想引起少祖注意,但能换个人吗?他剑都断了。

    &s;&s;&s;&s;不久后,夏太笠离开剑碑,临走前并没有找到刘天沐。

    &s;&s;&s;&s;刘豪找到了刘天沐,“你想去主宰界?”。

    &s;&s;&s;&s;刘天沐淡淡道,“有这个想法”。

    &s;&s;&s;&s;刘豪并不意外,“主宰界拥有人类上古遗留,存在诸多造化资源,你想去可厚非,想好跟随哪位少祖了吗?”。

    &s;&s;&s;&s;刘天沐摇头。

    &s;&s;&s;&s;刘豪沉吟片刻,“寒仙宗白少洪,为人看似随和,却阴狠毒辣,隐藏于心,善于利用他人,实力冠绝同辈,没人看得到他的底线,背后更有个几乎执掌树之星空权柄的姐姐”。

    &s;&s;&s;&s;“神武天夏神飞,作风刚正,却喜欢喝酒,喝多了神志不清,经常不分敌我,不过人品值得保证”。

    &s;&s;&s;&s;“王家王素,这个女人与你样生性淡漠,没什么朋友,很少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s;&s;&s;&s;“白龙族龙天,与白少洪关系莫逆,天生凉薄,即便面对同族之人也完全不在乎,心没有种族大义,相比白少洪,这个人更加辣”。

    &s;&s;&s;&s;刘天沐静静听着,刘豪最后道,“你是我刘家的人,对于剑的执着刻在骨子里,追求剑道极致,却不擅长阴谋算计,所以如果要去主宰界,最好跟随夏神飞,王素是第二人选”。

    &s;&s;&s;&s;“知道了,谢谢”刘天沐平静道。

    &s;&s;&s;&s;继刘豪之后,种子园农家传人农

    &s;&s;&s;&s;(本章未完,翻页)

    &s;&s;&s;&s;三娘同样收到邀,刘家的人是执着,农家的人,则是心纯,纯的让人语,门心思种田,整个树之星空就没几个人能理解,种田还能种出个未来?

    &s;&s;&s;&s;哪怕是雨晨智慧双,此刻面对农三娘都有种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感觉,任谁站在田里面对个农妇,都说不出什么豪气之语。

    &s;&s;&s;&s;农三娘样貌普通,最多算是清秀,但那身打扮却绝了,完完全全的农妇打扮,握紧锄头,下,下,下的刨地。

    &s;&s;&s;&s;身旁还有个农烈,头上包裹白布,累了就擦下,把田外雨晨几人当成了空气。

    &s;&s;&s;&s;“喂,三娘,答应声啊,帮我大哥去主宰界吧,那里好山好水好田地,你可以去种田啊”夏太笠大喊大叫。

    &s;&s;&s;&s;田地内,菓蹦蹦跳跳,随着夏太笠的声音跳的越发欢快,发出伊伊伊的声音。

    &s;&s;&s;&s;王家那位长老开口,“少祖很希望再与你相会,结伴前往主宰界”。

    &s;&s;&s;&s;雨晨道,“我寒仙宗愿意帮你冲破指关”,毫不掩饰的利益诱惑,却最吸引人。

    &s;&s;&s;&s;农烈直起腰,很累的样子,疲惫道,“姐,想好了没有,去不去?”。

    &s;&s;&s;&s;农三娘喝了口水,颇为豪爽的将锄头抗在肩上,望向田外的三人,“去,肯定会去,我想好了再说,你们先走吧,或者留下来帮忙种地,要知道,这方星空植破坏比较严重,对母树可不好”。

    &s;&s;&s;&s;雨晨奈,她很少对个人没办法,但农三娘就是其之,这女人脑子想什么她猜不透,自从认识了这个女人,她就直在种地,天知道在种什么。

    &s;&s;&s;&s;夏太笠倒是很感兴趣,目光发亮,“我也能种地?走着走着,我要玩”。

    &s;&s;&s;&s;农三娘笑道,“种地可不是开玩笑的,别闪了腰”。

    &s;&s;&s;&s;“我可是修炼者”夏太笠握了握拳头,脚踩在田里。

    &s;&s;&s;&s;同样在种子园,有片金的麦田,形成各种图案,如今,麦田之,个女子很艰难的收割,不时有奇怪的生物自麦田内出现,然后快速跑开,形成幅很柔和的画卷,这个女子,正是秋诗。

    &s;&s;&s;&s;平界,巢内,头达到四十多万战力的巨大生物抬起爪子凶猛抓着什么,外面,是个面阴冷的老妪,“吃吧,吃吧,吃完了给老身卖命飞”,突然地,股气流缠绕那头生物,随着哀嚎声响起,那头生物直挺挺掉落了下去。

    &s;&s;&s;&s;巢外,那个老妪脸大变,“宝儿”,她抬眼,怨毒盯向巢内,“是谁?敢杀我爱宠,给老身滚出来”,说着,头冲入巢内。

    &s;&s;&s;&s;刚冲进去,迎面看到的是双双残忍嗜血的目光,巢是平界最残酷的监狱,是数生物的餐桌,听起来都是待宰的羔羊,然而被关在这里的同样也有高,将巢分出了好几个区域,老妪冲进去的,就是最上层区域。

    &s;&s;&s;&s;老妪实力不弱,几乎触碰到星使的边缘,然而却再也走不出去。

    &s;&s;&s;&s;巢,可进,不可出。

    &s;&s;&s;&s;“刚刚那道攻击来自你?你叫上清是吧”。

    &s;&s;&s;&s;“晚辈上清”。

    &s;&s;&s;&s;“跟我走吧,你的缘

    &s;&s;&s;&s;(本章未完,翻页)

    &s;&s;&s;&s;到了,哈哈哈哈,我的缘也到了”。

    &s;&s;&s;&s;“是,前辈”。

    &s;&s;&s;&s;顶上界有庞大地域,地形独特,山川河流自下而上如根根尖刺倒垂,天空光芒并非来自太阳,而是来自条被锁的狰狞怪物,外形如龙,这里,是神武天。

    &s;&s;&s;&s;九条巨大比的锁链接天连地,将神武天包围,正上方则是那条为整个神武天发光发热的狰狞恶龙,龙尾,被柄断裂的刀锋插入地底不知道多深。

    &s;&s;&s;&s;这天,个气质优雅的公子来到神武天,打开折扇,看向头顶,“每次看到狱蛟都那么震撼”。

    &s;&s;&s;&s;远方,数道人影快速到来,将优雅的公子围,居之人语气低沉,“武太白,你还敢回来,私自离开神武天,等同于背叛,拿下”。

    &s;&s;&s;&s;优雅公子正是武太白,他,赫然是神武天太字辈高,与夏太笠齐名,仅次于夏神飞的绝顶强者。

    &s;&s;&s;&s;武太白环顾四周,“我带来了重要消息,可以免除我的罪”。

    &s;&s;&s;&s;“别听他废话,先拿下再说”,话还没说完,就被武太白巴掌抽飞,他目光冷冽,折扇收起,“我是武太白,就算夏神飞见了我也要客客气气,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废物指画脚了”,说完,身形闪,朝着神武天内部而去。

    &s;&s;&s;&s;…

    &s;&s;&s;&s;随着主宰界之行临近,越来越多的高出现,都想陪同少祖前往主宰界。

    &s;&s;&s;&s;尽管主宰界危险重重,然而缘同样极大,树之星空不少家族,其祖先很多都是在主宰界获得过缘并建立的,即便法获得缘,陪同少祖游,结下友谊,也可成为四方天平座上宾,未来将完全不同。

    &s;&s;&s;&s;想进入少祖眼,除了那些早已名扬星空的高,还有个办法就是前往少祖星,从众多高脱颖而出,当然,这只是个很渺茫的会,陪同前往主宰界人数太少,很少有人是从少祖星被选拔出来的,大多早已确定名额。

    &s;&s;&s;&s;攰背上,龙奎不停看着云通石消息,对于主宰界之行,所有人都非常看重,只要少祖在主宰界打通上慧关,未来就有很大可能成就祖境,而不是嘴上说说的少祖。

    &s;&s;&s;&s;奈何陪同少祖前往主宰界的高太少,公主龙夕算个,还有两个名额不知道在哪。

    &s;&s;&s;&s;陆隐也在考虑主宰界的事,他在想怎么才能去。

    &s;&s;&s;&s;远方,灰的山脉延绵遥远,形如鼎,龙奎抬头,沉声开口,“飞甲隘就要到了,那里驻扎着我白龙族飞甲军,飞甲军军主龙宪当初与我主脉有怨,相当于被发配来的,这件事外人不知道,第十四门应该也不清楚,想利用你白龙族主脉之婿的身份在这里调查,还不如找个陌生人”。

    &s;&s;&s;&s;“再说遍,你先是白龙族人,后才是第十四门的人”。

    &s;&s;&s;&s;这已经是第二变提醒了,第遍提醒时陆隐没听出来,这第二遍,陆隐看向龙奎,龙奎也在看着他,目光深邃。

    &s;&s;&s;&s;-------------

    &s;&s;&s;&s;感谢纵横只看随风d天殇兄弟的打赏,感谢兄弟们支持,下午三点加更,随风努力码字,谢谢支持,谢谢!!!

    &s;&s;&s;&s;(本章完)

    &s;&s;&s;&s;[]